有一天喵喵在澳門文華東方酒店吃到一份和平時吃法不一樣的魚生,它配上芒果味的醬汁,帶有點酸甜清新的口感,讓人一試難忘,想不到魚生除了配芥末和鼓油外,別的食法也可以十分配搭,那次之後喵喵就去查了一下有關魚生的其他食法了。

 

廣東就有一句:「冬至魚生夏至狗」的俗語,喵喵最大的發現是在古時,冬至不一定是吃湯圓的,反而是吃魚生。相信大家都知道「魚生」是日本代表食物之一,但原來它的始祖並不是在日本,在中國古代的時候已經有吃魚生的習俗,那時它們稱魚生做 「膾」,《說文解字》解釋「膾」細切肉也。在朝鮮漢字中也一直沿用「膾」(회)作為對生魚片的稱呼,似乎沿海地區也流傳著這種對海鮮的最原始食法,但食材和調料上各有不同。

 

在廣東一帶我們一般吃淡水的鯇魚較多,配上薑絲、蔥絲等,再加上油、鹽、糖、豉油等醬料混在一起來食用。日本喜歡在吃魚生時喝清酒,而番禺、順德一帶的人則喜歡喝米酒來配魚生享用,相信原理也是一樣,除了能提升魚生本來的鮮味外,也可以帶有殺菌的效果。

 

清代屈大均《廣東新語》記載:「諺雲:冬至魚生,夏至狗肉。」亦有書記載:「粵人多有魚生之會。取魚之初出水者,去其皮鬣,洗其血腥,細劊為片。紅肌白理,輕如蟬翼,兩兩相比。沃以熱酒,和以椒鹽。入口冰融,號為甘旨。」可見自古廣東使有此習俗。

 

但時移世易,隨著水源的污染以及對愛護動物的意識加強,現在無論冬至或夏至我們已不再提昌吃狗肉及淡水魚生,這些使料只能留作一個對古代風俗的一個談資而已。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