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茶室位於香港中環士丹利街,於1933年6月11日創辦,初時在上環永吉街開業,後來因為業主要收回單位,遂於1976年遷至士丹利街現址。筆者今次有幸得兩位前輩邀請到甚具代表性的地方一嘗老香港菜式,非常興奮雀躍。

 

十分吸引筆者眼球的店內一隅,在卡位內用餐應該頗有當粵語片女主角的感覺。

 

左: 2008 Domaine Armand Rousseau Pere et Fils Charmes-Chambertin Grand Cru, Cote de Nuits, France

右: 2014 Domaine A. Cailbourdin Pouilly-Fumé Cuvée de Boisfleury, Loire, France

 

杏汁白肺湯是陸羽茶室越半個世紀以來不變的招牌靚湯,一場來到當然要一試。聽陸羽的資深夥計說,此湯所用的新鮮豬肺每天由專人洗淨、啤水,然後注入鮮磨的杏汁,好讓豬肺能充分地吸收杏汁的香氣,再炖足三個多小時才能應市。侍應把湯送上來,未及用湯匙舀起,杏汁香氣已經撲鼻而來,但不會過份得像喝杏仁茶,熱湯鮮甜清潤入口順滑;豬肺塊塊清潔得雪白,口感極為柔軟,沒半點不該出現的狀況,難怪此湯一直以來甚受食客歡迎,聽說單是杏仁每天便用二十多斤,不無道理。

 

喝完熱湯暖暖胃,先來一份較為香口的前菜清清味蕾,來的就是蝦多士。筆者起初感到頗為意外,傳統食肆如「陸羽」竟會有如此摩登的西式小吃。仔細查看,發覺它比常見的精緻得多,蝦肉沒有被打得血肉模糊,相反地蝦身輪廓清楚可見,不拖泥帶水,但與多士仍然密不可分;而多士則炸得金黃、鬆脆但不油膩,沾上甜酸五柳汁,甜酸合度,一口一件,再呷一口帶濃郁柑橘果香和一絲絲白花香的Puilly-Fumé,三個人輕輕鬆鬆便吃完一碟,不太夠喉,很想安歌再來一份。

 

「陸羽」的其他名菜之一珊瑚炒桂花翅,用上湯煨過的魚翅,跟雞蛋、銀芽和蟹黃等炒得乾身,金黃一片,賣相漂亮如桂花,吃之前加一點點醋能收畫龍點睛之效。

 

據前輩們說,以前不少茶樓也有燒雲腿供應,喝酒的時候買些來佐酒何其暢快,但現時在其他食肆很少食到,因為做此菜的工序十分繁複。「陸羽」用的是金華火腿最滑的部份,以蜜糖水浸泡,再蘸蛋漿和生粉,炸至香酥鬆化,而鴿片以蠔油及醬油炒至既入味且嫩滑鮮甜,夾上切得薄薄的燒雲腿同吃,與當晚的Charmes-Chambertin配合得宜,相映成趣。

 

2009 Peter Michael Winery L’Esprit Des Pavots, Estate Red, Knights Valley, USA

 

酸酸甜甜的咕嚕肉所用的材料種類甚廣,味道層次複雜,向來都不太容易配酒,但當晚與此酒相配其香甜果香變得更為突出,效果理想。

 

事前在網上做資料搜集的時候,見很多網友都稱讚過「陸羽」的咕嚕肉,當晚夥計亦有向我們推介此菜,我們就點了一份試試。可惜的是,此菜沒有達到預期水準,味道到位但豬肉炸得不夠香脆,肉本身亦不夠厚身飽滿,感覺若有所失,有點空洞。酸酸甜甜的咕嚕肉因為所用的材料種類甚廣,味道層次複雜,所以向來都不太容易配酒,但與當晚所選的新世界紅酒相配效果理想,酒的香甜果香變得更為突出,原先較為內斂的熟黑果味一下子全湧出來。

 

是夜以茶代替甜品結束快樂的一晚,我們分別點了白牡丹、龍井和普洱。「陸羽」茗茶每位港幣三十二元,比一般食肆定價較高。筆者雖不是品茗達人,但日常喝普洱為主,所以較容易分辨出差異。當晚喝的陳年普洱富陳香,香氣悠長,入口潤喉回甘,是優質普洱才會有的特質。如果花幾十元就可以喝到此等級別的普洱,筆者覺得物有所值。

 

陸羽茶室午市有點心供應,款式不算十分多但應有盡有,而且多數熟客都是為茶而來,點心反而只是點綴。

 

comments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