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想曬一下兩條很「長」的月餅,想和大家分享他們的包裝設計。為什麼用「曬」這個字呢? 因為這裡其中有一「條」,當我們收到這份月餅時據說已經賣完了,我們不鼓吹消費,人亦不應該把慾望無止景的擴大,把看到什麼喜歡的都想據為己有,不過我們可以分享美好的事物,把事物我們認為有趣的一面和大家分享。

 

從報章上看到今年月餅的銷量沒往年好,但下面這月餅據說從八月底才開賣,現今還不到兩周已差不多賣完,猜想固中原因,除了品牌一直以來的給老客戶信心之外,今年他們的設計也十分之討喜,他們不是走華麗風格而是走藝術古典路線,盒蓋是中式滿州窗造形,令我聯想起鄭家大屋、盧家大屋等澳門名人故居,打開盒蓋一看有四個絲絨盒子你們猜猜表面上印的是什麼? 如果有留意我們Yoliving之前的直播那一定會有印象,待會開估。

 

 

我們打開之後品嚐一口白蓮蓉月餅再喝一盞荼,發現這圖案很熟口面不知在哪裡看過......

 

 

沒錯,就是在之前文化中心的法國五月浮光掠影的藝術展看過,這是一百多年前的法國藝術家在澳門媽閣廟前的畫的一幅美麗的油畫,我發覺現在的月餅盒有時比月餅本身更具吸引力,而且亦有收藏的價值,我這裡說的收藏是珍藏價值而不是炒賣價值,我知道有很多人一聽到收藏價值就聯想起炒賣和利潤,但我想強調的是一種討喜的感覺想把他留在身邊,或再利用,因而達到環保不浪費的價值。

 

 

切開細看月餅,餅皮厚度均勻,蓮蓉顏色溫潤有如羊脂白玉,蛋黃品相亦十分之好,這盒月餅從外而內都是貫徹一種藝術氣色。

 

 

另一邊廂,亦是一條長形的月餅,外形簡潔以紅襯金的王牌組合搭配,很有「皇宮」的感覺。咦!~我指的「皇宮」不知是不是你想的「皇宮」呢? 不是,這一間與上一間在應南心目中,一個是紫霞仙子,一個是青霞姐姐,他們五千年前在佛祖面前是一對的,今日各自用自己的方式來表現自己的美麗。

 

 

不知道是不是我刀功有問題,切出來那片的蛋黃是完好的,但月餅內那個蛋黃被切得很糢糊。

 

 

comments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