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這個秋收的季節,各種各樣的美酒美食宴會亦日漸頻繁,考驗我們夏天修練的成果,為入冬的脂肪團積展開序幕。前天在澳門舉辦一個難得一見的加州試酒會,雖然在澳門的試酒活動大大小小差不多一個月都有一兩次,這次加州Napa Valley浴火後首場在澳門舉行的加州試酒會,所以亦引來不少對加州酒的愛好者所關注的一場試酒會。

 

其實在參與這場試酒會之前亦與朋友討論過傳聞這場面積相等於一個紐約州的大火會令加州的紅酒暴漲。不過我的答案是不會的,但這個世界上總有一班人在災難之後放風聲出來指某種物價上漲,以投機的心態哄抬物價。我否定原因有以下幾個觀點:

1. 葡萄酒的世界如此廣闊,用家不容易因為某一部份的酒莊貨源稀缺而無法取代。

2. 如果加州的酒價暴漲市場會轉移吸納其他地區的紅酒。

3. 這一次加州酒莊受損的比例約佔整個加州的 4-5% 比例不算大,雖然有酒商對此表示痛心。

4. 這次山火所發生的時段剛好大部分酒莊都採收完成,經濟損失不算最嚴重,可能灰燼會對加州整個還境造成影響。

 

所以加州紅酒暴漲的機會不大,要是會漲也可能是投機人士出於以下兩個心理:

 

此次火災可能造成某些老藤死亡,土壤性質改變亦會造型一些獨有風味從此消失。

1. 有用家對某些名酒莊情有獨鍾而願意出較高價錢購買。

2. 有投機者相信觀點1至願意出較高價錢團貨。

不過發生在觀點1的情況應該不多,反而觀點2因為相信有人會出較高價錢購買而團貨的人反而會比較多,所以對團貨人士而言有人歡喜有人愁。

 

這次大火,的確有部分名酒莊被毀,筆者認為較為可惜的如以下這家Napa Valley 的歷史名莊----鹿躍酒莊(Stags’ Leap),這家酒莊在1976年的巴黎品評會中曾因戰勝一眾法國名莊而名震天下,未來的招牌能否保得住那就需要在來年把戰績再次累積起來了。

 

在試酒會中這支Dry and Crisp 口味的 Stags’ Leap 令筆者印象比較深刻。 

 

 

其實這次參加 wine tasting 筆者主要是和老朋友聚舊,Silver Oak 是筆者在加州求學時其中一支常備餐酒,由於Silver Oak 的出品向來都廣受加州人所歡迎,配餐的路數廣,濃味的牛肉、羊肉以及中餐都適合,所以筆者的廚房常備的其中一支酒是Silver Oak,有朋友來訪餐聚隨時可用。而且Silver Oak 的性價比很高,也算是留學生可以接受的水平,當時的Silver Oak 大概在 20~35美元一瓶的價格。不過現在已經是650~700港元一瓶,可能對現在的學生來說負擔比較大吧!

 

另外 Silver Oak 有一個小插曲,就是下面這支以他們祖母的名字命名的 TWOMEY,就是他們在1999年時本來想買下一個酒莊改植他們的Cabernet Sauvignon,卻意外地發現他們的Merlot原來也種植得不錯,因此以其家族祖母的名字成立了這條生產線生產Cabernet Sauvignon 以外的酒款,以下兩款是他們這次帶來的Pinot Noir果味濃郁,價格也較相宜約350-400港元值得一試。

 

 

亦有在場女仕推薦的這款 GREVINO ,她的觀點是沒有性格的紅酒是最好的性格,因為平平無奇所以佐餐才不會喧賓奪主,其實一場試酒大會,聚集各路朋友交換不同的意見,也是十分之有趣。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