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賽博物館內的餐廳與對面羅浮宮的部分藝術藏品一起用餐 (拍攝年份2007)

 

澳門人也不一定會煮澳門菜,所以邏輯反推會煮澳門菜的人比不會煮澳門菜的澳門人煮得更美味,甚至更地道。我有這個感悟是朋友介紹了幾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澳門青年,從來在家不入廚而北上開設葡國餐廳,希望我們派員擇日一試他們的廚藝,我們一聽這個Business Model 已經感到十面埋伏,試食之後更有可能是四面楚歌,深感不妙。朋友見我面有難色,安慰道放心不是他們煮,他們請了國內廚師惡補了幾道葡國菜就開業,我不禁倒抽了一道涼氣。與他們形成強烈對比的是我家大樓的管理員阿姐,每日經過時聞到她的咸魚蒸肉餅、咸菜豬骨湯,不用試味都知道並非池中物,廚藝可比老牌粵菜大飯店,所以會做什麼菜不是取決於一個人的DNA而是他的文化背景和入廚經驗。

 

奧賽博物館 Le Restaurant 的烤鱸魚 (拍攝年份2007)

 

說了一段引子,是因為最近一位德國廚師煮了一道法國菜,令我回憶起十多年前在羅浮宮遊玩時嚐到的味道。就是這道口感清爽的青醬海鱸,在奧賽博物館的法國宮廷壁畫和水晶燈的影照下,令我把這道菜與法國的印象深深地連結起來。感謝法國五月讓我在澳門也能與這道菜再次相遇。出自御苑餐廳德廚Mathias 之手,煎香的鱸魚加上蟹籽和香草,有如為這道菜化了一個晚妝,來參加這場法國五月餐單的盛宴。

 

 

這個晚宴多少錢?上一回我在「來自法國南部的餐單」提到澳門近年餐飲消費的心理關口大概在500MOP上下,而這個晚餐人均消費888MOP,再加上配酒200MOP,最後埋單1,250MOP多一位,看似挑戰一般人的心理底線,實在是廚師對法餐有所要求。

 

 

菜還沒上,我看到整套刀叉餐具齊備;麵包刀、前菜小叉、餐湯刀叉、海鮮刀叉、肉類刀叉、甜點刀叉按上餐的順序由外至內排列。右上角一套五隻水晶杯分別為水杯、香檳杯、白葡萄酒杯、玫瑰紅酒杯、紅葡萄酒杯,有如一整隊法國士兵嚴陣以待地排列,整裝待發,這就是傳說中法國大餐的排場,是每一次餐桌禮儀課必須要學習到的餐具佈局,原來這是非一般的晚餐,在這種規格之中的這個價格,也算合理。

 

開胃小吃

 

前菜:香煎雞胸配鴨肝凍托伴甘荀泡沫及杏脯

 

湯:龍蝦意大利餃配菠菜苗伴黑松露及魚湯

 

魚:烤鱸魚配香草意大利飯伴蟹籽

 

肉:吉列羊柳配薯仔及青豆伴迷迭香汁

 

甜點:士多啤梨芭菲配紅莓及杏仁餅乾伴法式蛋白霜

 

小甜點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