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數得出這些澳門傳統小食嗎?

 

近日金光大道有酒店逢周六推出澳葡下午自助餐,這個自助餐特別之處不是主打華麗食材,而是澳門人的回憶。

 

琳琅滿目各式糕點,充滿了童年回憶,我發覺這些「老朋友」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不知不覺地消失;有紅街市的麥芽糖夾餅和花生糖、桃花崗的杏仁餅、義字街的金吒(石鑿/石作)、士多仔的蝦片、茶樓的椰汁糕、蘿蔔糕、炸角仔。

 

其中有很多名字亦如老朋友重逢般一時之間想不起來;如龍嵩街的蟲仔餅、豬油糕、杏仁松子蛋糕。還有久仰大名的新相識如有「澳門豆撈」之稱的椰子黃豆糕,每次被國內的朋友問到我口啞啞有沒有吃過「澳門豆撈」,在國內是一個連鎖火鍋店品牌,在澳門原來就是這個椰汁糕撈白豆粉原自印度的澳葡甜點。

 

以上的各種童年的小吃都可以在這個澳葡自助下午茶中再相遇,美中不足的是如果加上三盞燈的茶果湯、雞絲翅;藥山的千層糕、祐漢的馬仔(薩騎馬)、新花園的泰式糯米雞那不是更美好?

 

開估看答案:

這裡的馬介休球號稱誠意推薦,他們誠意的地方是馬介休的比例很高,很捨得落料,一般的美食節目主持人就會說「嘩,好滿足啊!一口咬下去滿口都是馬介休!」不過依我的觀點每一種美食都講求平衡和中庸,如果滿口都是馬介休同時都會是滿口馬介休的纖維而變韌、太少又只是炸薯球,所以一顆完美的馬介休球是既保留馬介休那誘惑的香味亦有炸薯的鬆脆甘香,而且最傳統的一個重點是葡國媽媽通常很乾淨的不是用手搓,而是會用兩個湯匙挑起餡料互相擠壓成橄欖狀才算傳統。

 

這看似小時候吃的「葉仔」下面卻標示著「澳門石作」,在一番求證之後發現中山的粉果金吒在澳門亦名石鑿或有人寫成石作,但粉果金吒是桃形或者有點像白老鼠,現在用葉片包著也是一種創新了。

 

原來你就是「澳門豆撈」幸會、幸會。

 

炸蛋球一粒一口,值得推薦,小時侯的蛋球比爸爸的拳頭還大,小朋友吃到滿咀滿面都是糖霜很不人體工學以人為本,所以這個一粒一口剛剛好。

 

蟲仔餅,葡萄牙人的傳統名貴小吃,可惜經不起時間的考驗,那種很淡雅的口感在那個寧靜而物質貧乏的年代才能品嚐出來的甘香。現代這個重口味的年代卻有點曲高和寡,用粵語說就是「淡茂茂」。

 

椰汁糕

 

咖哩肉碎包

 

杏仁松子蛋糕

 

葡式雞蛋布丁

 

焦糖雞蛋布丁

 

木糠布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