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城的建立始末(五)

              ——最大賭埠初成

 

經過幾次反反復複的鬆弛政策,賭商早已疲憊不堪,他們渴望有一個地方可以讓他們把賭場定下來。而內地幾次的變換態度讓賭商終於明白澳門才是他們的歸屬之地。澳門的開放賭博政策在亞馬留後就逐漸開明和穩定下來。由最初的不願南下去到澳門發展賭業到後來意識到澳門才是唯一可以選擇的地方,賭商對此日漸明朗的意識讓澳門最終成為了最大的賭埠。

 

1899年李鴻章這位朝廷重臣深知國庫空虛,因此他也同樣主張馳賭禁,認為賭商只要能夠繳餉就能夠承辦番攤、白鴿票、彩票等等賭博種類。就如漢朝的“捐官”無異,漢朝允許富貴之家可以用錢款購買官職。昔日的晚清政府無奈之下繳餉可以承辦賭博。兩個朝代的皇帝都是國家財政困難的無奈之下出此下策,不過如果不是這樣,澳門又怎能有此機遇,坐收漁翁之利呢。

 

十九世紀末澳門賭埠的地位終於穩定下來,各種博彩業也都穩步發展。據當時的澳門公報記載,在1896年到1900年的4年間,澳門的博彩稅收呈直線上升狀態。尤其以闈姓、番攤和白鴿票的稅收為代表。

 

當時最出名的賭商盧九、盧廉若家族連同其它澳門較大的賭商與澳葡政府簽訂多份合同,實行賭博專營,每年向澳葡政府上交一定數額的規銀,承充了澳門半島、氹仔、路環的闈姓和番攤等生意。此後,澳門的最大賭商也開始漸漸地形成,盧廉若家族的財宏勢大今天想必當我們閒遊盧廉若公園的時候已經有所體會了。

 

番攤番攤

賭商盧九賭商盧九

賭商盧九賭商盧九

 

延伸閱讀:

賭城的建立始末1: 澳門開賭的特殊背景

賭城的建立始末2: 澳門開賭的偶然機遇

賭城的建立始末3: 澳門博彩業的興起

賭城的建立始末4: 澳門博彩業在艱難中走向高峰

賭城的建立始末5: 最大賭埠初成

賭城的建立始末6: 賭埠的現代發展軌道,困難重重

comments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