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相信在很多澳門人心中都仍然習慣叫她新世紀酒店,雖然她叫作北京王府大飯店已有一陣子,好像也曾經叫作希臘神話。她當年是氹仔最大型的五星級酒店,可是經過多次易手,也沒讓她遇到「真愛」,而且一次比一次糟糕。論硬件折舊,大家也沒想到她「殘」得比附近的老牌酒店快,而有一種「淪落」的感覺。

 

一次偶然機會入內走了一圈,時間點大概是後新世紀時代,而改名北京王府大飯店之前,我嚇然發現裡面烏煙瘴氣,場內人士在煙霧迷漫和昏黃的燈光下若隱若現 (當時尚未禁煙,通風系統又不好),不敢相信眼前所見這是五星級酒店的賭場,那種情況可以用「大檔」來形容。

 

回到酒店大堂,原來的高級商店變成了大陸車站的小買部,果皮、花生殼散落一地,還有一股大陸小買部獨有的氣味,而且店內很環保的白天不開燈,這種感覺令我仿佛身處大陸80年代的友誼商店。

 

這是時空出現扭曲嗎? 我不禁的問;因為這種情況在二十一世紀的澳門是不可能出現,更不可能出現在一家五星級酒店之內,這家酒店到底怎麼了?雖然有人說是風水問題,說這裡一帶曾是亂葬崗,而且日後一連串糾紛實在叫人買定花生散落一地,附近大學的莘莘学子不是天天高高興興上學去嗎? 這令我想起白居易的一首詩,凶宅:

 

長安多大宅,列在街西東。

往往朱門內,房廊相對空。

梟鳴松桂樹,狐藏蘭菊叢。

蒼苔黃葉地,日暮多旋風。

前主為將相,得罪竄巴庸。

後主為公卿,寢疾歿其中。

連延四五主,殃禍繼相鍾。

自從十年來,不利主人翁。

風雨壞簷隙,蛇鼠穿牆墉。

人疑不敢買,日毀土木功。

嗟嗟俗人心,甚矣其愚蒙。

但恐災將至,不思禍所從。

我今題此詩,欲悟迷者胸。

凡為大官人,年祿多高崇。

權重持難久,位高勢易窮。

驕者物之盈,老者數之終。

四者如寇盜,日夜來相攻。

假使居吉土,孰能保其躬。

因小以明大,借家可喻邦。

周秦宅肴函,其宅非不同。

一興八百年,一死望夷宮。

寄語家與國,人凶非宅凶。

 

 

{cmp_start idkey=2367[url=http%3A%2F%2Fwww.yoliving.com%2Findex.php%2Ftw%2F11-hertiage%2F1457-2016-07-22-nc-tw][title=%E6%BE%B3%E9%96%80%E6%96%B0%E4%B8%96%E7%B4%80%E9%85%92%E5%BA%97%E7%A9%B6%E7%AB%9F%E6%80%8E%E9%BA%BC%E4%BA%86%E5%95%A6%3F][desc=%E5%B0%8D%E4%B8%8D%E8%B5%B7%EF%BC%8C%E7%9B%B8%E4%BF%A1%E5%9C%A8%E5%BE%88%E5%A4%9A%E6%BE%B3%E9%96%80%E4%BA%BA%E5%BF%83%E4%B8%AD%E9%83%BD%E4%BB%8D%E7%84%B6%E7%BF%92%E6%85%A3%E5%8F%AB%E5%A5%B9%E6%96%B0%E4%B8%96%E7%B4%80%E9%85%92%E5%BA%97%EF%BC%8C%E9%9B%96%E7%84%B6%E5%A5%B9%E5%8F%AB%E4%BD%9C%E5%8C%97%E4%BA%AC%E7%8E%8B%E5%BA%9C%E5%A4%A7%E9%A3%AF%E5%BA%97%E5%B7%B2%E6%9C%89%E4%B8%80%E9%99%A3%E5%AD%90%EF%BC%8C%E5%A5%BD%E5%83%8F%E4%B9%9F%E6%9B%BE%E7%B6%93%E5%8F%AB%E4%BD%9C%E5%B8%8C%E8%87%98%E7%A5%9E%E8%A9%B1%E3%80%82%E5%A5%B9%E7%95%B6%E5%B9%B4%E6%98%AF%E6%B0%B9%E4%BB%94%E6%9C%80%E5%A4%A7%E5%9E%8B%E7%9A%84%E4%BA%94%E6%98%9F%E7%B4%9A%E9%85%92%E5%BA%97%EF%BC%8C%E5%8F%AF%E6%98%AF%E7%B6%93%E9%81%8E%E5%A4%9A%E6%AC%A1%E6%98%93%E6%89%8B%EF%BC%8C%E4%B9%9F%E6%B2%92%E8%AE%93%E5%A5%B9%E9%81%87%E5%88%B0%E3%80%8C%E7%9C%9F%E6%84%9B%E3%80%8D%EF%BC%8C%E8%80%8C%E4%B8%94%E4%B8%80%E6%AC%A1%E6%AF%94%E4%B8%80%E6%AC%A1%E7%B3%9F%E7%B3%95%E3%80%82%E8%AB%96%E7%A1%AC%E4%BB%B6%E6%8A%98%E8%88%8A%EF%BC%8C%E5%A4%A7%E5%AE%B6%E4%B9%9F%E6%B2%92%E6%83%B3%E5%88%B0%E5%A5%B9%E3%80%8C%E6%AE%98%E3%80%8D%E5%BE%97%E6%AF%94%E9%99%84%E8%BF%91%E7%9A%84%E8%80%81%E7%89%8C%E9%85%92%E5%BA%97%E5%BF%AB%EF%BC%8C%E8%80%8C%E6%9C%89%E4%B8%80%E7%A8%AE%E3%80%8C%E6%B7%AA%E8%90%BD%E3%80%8D%E7%9A%84%E6%84%9F%E8%A6%BA%E3%80%82]}

 

對不起,相信在很多澳門人心中都仍然習慣叫她新世紀酒店,雖然她叫作北京王府大飯店已有一陣子,好像也曾經叫作希臘神話。她當年是氹仔最大型的五星級酒店,可是經過多次易手,也沒讓她遇到「真愛」,而且一次比一次糟糕。論硬件折舊,大家也沒想到她「殘」得比附近的老牌酒店快,而有一種「淪落」的感覺。

 

一次偶然機會入內走了一圈,時間點大概是後新世紀時代,而改名北京王府大飯店之前,我嚇然發現裡面烏煙瘴氣,場內人士在煙霧迷漫和昏黃的燈光下若隱若現 (當時尚未禁煙,通風系統又不好),不敢相信眼前所見這是五星級酒店的賭場,那種情況可以用「大檔」來形容。

 

回到酒店大堂,原來的高級商店變成了大陸車站的小買部,果皮、花生殼散落一地,還有一股大陸小買部獨有的氣味,而且店內很環保的白天不開燈,這種感覺令我仿佛身處大陸80年代的友誼商店。

 

這是時空出現扭曲嗎? 我不禁的問;因為這種情況在二十一世紀的澳門是不可能出現,更不可能出現在一家五星級酒店之內,這家酒店到底怎麼了?雖然有人說是風水問題,說這裡一帶曾是亂葬崗,而且日後一連串糾紛實在叫人買定花生散落一地,附近大學的莘莘学子不是天天高高興興上學去嗎? 這令我想起白居易的一首詩,凶宅:

 

長安多大宅,列在街西東。

往往朱門內,房廊相對空。

梟鳴松桂樹,狐藏蘭菊叢。

蒼苔黃葉地,日暮多旋風。

前主為將相,得罪竄巴庸。

後主為公卿,寢疾歿其中。

連延四五主,殃禍繼相鍾。

自從十年來,不利主人翁。

風雨壞簷隙,蛇鼠穿牆墉。

人疑不敢買,日毀土木功。

嗟嗟俗人心,甚矣其愚蒙。

但恐災將至,不思禍所從。

我今題此詩,欲悟迷者胸。

凡為大官人,年祿多高崇。

權重持難久,位高勢易窮。

驕者物之盈,老者數之終。

四者如寇盜,日夜來相攻。

假使居吉土,孰能保其躬。

因小以明大,借家可喻邦。

周秦宅肴函,其宅非不同。

一興八百年,一死望夷宮。

寄語家與國,人凶非宅凶。

 

 

附錄: 歷史事件

 

酒店由澳門酒店投資有限公司策劃興建,並於1992年落成開幕,最初命名為新世紀酒店,並沒有附設娛樂場。其後於1996年,酒店被澳門商人吳文新名下的銀信控股有限公司所收購,並與當時澳門博彩業牌照持有者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 (STDM)合作,將原本位於澳門賽馬會的凱旋娛樂場遷至酒店地下,並改名為新世紀娛樂場,佔地約30,000平方尺,於1997年8月1日開幕。但於娛樂場開幕前兩天,即1997年7月30日,娛樂場門外曾發生槍擊事件,槍手手持自動步槍掃射,轟動澳門各界。

 

2004年下旬,酒店方面投資約6億澳門元將原本的餐廳、會議室、兒童遊樂場、宴會廳及商場等改建成娛樂場,並以古希臘神話人物為主題重新裝修,並重新命名希臘神話娛樂場,於2004年12月23日開幕。此項為酒店擴建的首期工程,包括於正門建起以海神波塞冬為主題的水池,於酒店頂部增設大型螢幕,並於場內加建升降舞臺等。

 

2012年7月,酒店發生股權及租務糾紛,並突然暫停營業及開始禁止公眾人士進入,只容許已入住的旅客內進。當時只有希臘神話賭場仍然正常營運,並有保安人員在場核實進入酒店人士身份;而由於酒店報警,警方一度派員入酒店調查。事件令大約200名住客受到影響,而經當局介入後,酒店三天後全數恢復營業,而澳門警方則進駐酒店加強保安;但除餐廳未開放外,部分員工返酒店上班時亦一度被拒。

 

2014年1月,酒店獲上市公司國際娛樂擬收購原酒店持有方太陽城集團七成股權,同時亦將酒店更名為北京王府大飯店,唯除名稱更改外,酒店內之設施暫時維持不變。

 

2015年12月31日,希臘神話娛樂場貼出告示指當天起以「內部裝修工程」為由暫時停止營業。

 

comments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