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的故事既可以是浮華美絕,亦可為嫻雅清新。倘若要將澳門現代生活置之身後,尋找通往繁華背後古朴澳門的時空隧道,那麼河邊新街是最佳的選擇,別無其他。

 

哲人波德裡亞曾言︰對城市而言,僅僅看過是不夠的,還應當穿越它,就好像活著是不夠的,還應當穿越生活。一一細數那些定格著的昔日澳門光景──複古的霓虹繁體招牌、民國語法的廣告語、彷彿在喃喃細語的騎樓以及流溢出歲月感的街道。

 

 

“路是這樣窄么?只是一脈田埂。擁鑲著沈默的苜蓿,禁止並肩而行。如果你跟我走,就會數我的腳印;如果我跟你走,就會看你的背影。”道路雖窄,卻不似顧城詩句中的這般擁擠。目不暇接的城市歷史,身處殘舊的建築與乾淨的街道之間,將思緒轉向與漁業相關的店鋪,生活本還以原色,可惜我們已無從尋覓,澳門漁業由盛轉衰的最深感觸油然而生。

 

 

潺潺動的日光不僅記錄著晨作與暮歸,更能映出河邊新街人的明朗。所謂往事濃淡,色如清,已輕。經年悲喜,淨如鏡,已靜──後因填海,河邊新街已不在河邊,然而既已選擇,何以畏懼。靜享陽光,緩緩搖動手中的蒲扇,老人解讀的生活是如此的簡簡單單,無須苛求太多,擁有充盈的內心和滿滿的愛,足矣。

 

 

正應了那句話,“於喧囂中尋得靜謐,於巷落覓得生活,這才是樸實無華的真實的澳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