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一屋怎麼樣的宅子,能夠讓我還未親眼見到她的真容前,就已讓我心中的念想湧上心頭?

 

葡萄牙人留在這座城池的記憶太過深植,然而後來,五幢土生葡人韻味的家庭住宅由澳門政府收購並且修復成住宅式博物館。龍環葡韻住宅式博物館,是澳門極盡娉婷的博物館——不同于海事博物館的奇雄、美術博物館的美絕。

 

 

握著手中的門票,踏入念想已久的空間,身後的喧鬧也越感沉默。土葡人的生活形態定格在時光裡,環望四周,心中不盡感歎:想必澳門之幸,就幸在雖已隔經年,異國的特色也不緊不慢,與其一起走過每一個四季。

 

 

土生葡人別具風格的家居擺設,體現中西文化的融合被注入了神奇的魔力。屋裡燭光依舊,在風雨以外靜謐如初。那些沉默的老照片,惟獨照片裡的人物在所有日子消逝之時永遠微笑。原來,在變幻的生命裡,歲月才是最大的小偷。土葡人留下來的著實不只是一段朦朦朧朧的歲月,也不是「浮生若夢,浮塵如空,為歡幾何,百轉千折」的生活態度,而是將美的生活過得淋漓盡致的人生哲思。

 

 

彼得·梅爾在《重返普羅旺斯》裡如是說:「記憶是一位帶有太多偏見和情緒的編輯。他常自作主張地留下它所喜歡的東西。而對那些不盡如人意的事情充耳不聞。」 時光太瘦,指縫太寬——我慶倖這玫瑰色般的往事不在昨天,而在身旁。

 

From Address:

 

comments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