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交通工具都不能代替一雙腳,它帶你去你想去的地方──現在回想起來,倘若因為路標難尋,錯過了七苦聖母小堂,這種遺憾定會令我懊悔不已。

曾聽說九澳村與市區隔絕,交通不便,但巴士上的我至終毫無悔意,初識這般與世隔絕的地方想必是一次全新的體驗。

 

初識這般與世隔絕的地方初識這般與世隔絕的地方

 

 

濃蔭指引的逶迤小路、荒草叫人生敬意的執著之心、忽遠忽近的犬吠聲,人跡罕至不過是一個具象化了的名詞。“一無所知的世界,走下去才會遇見驚喜”──見多了巴洛克式的教堂建築,帳篷式的教堂不免令人感覺驚喜。

 

 

正如朱自清筆下不同於世人的“這裡游人較少,閑坐在堂上,可以永日。沿途光景,也以閑寂勝”獨特趣味。沒有光彩欲流的天然大理石,唯有荒舊的斑駁石塊將一尊聖母抱著小孩的白色石像托起;沒有風姿斑斕的裝飾畫,教堂內簡單的擺設顯得平易近人;或完好或破損的建築,就如同一張張精心調色後的油畫,在安靜中,不慌不忙地堅強。

 

 

在這個光怪陸離的人間,沒有誰可以將日子過得行雲流水,教堂上壯觀的青銅十字架,仍然幫助這裡的人們,去實現他們認知的世界,探索自身的全部征程。時間永遠是旁觀者,堅強的麻風病人令我始終相信,走過平湖煙雨,歲月山河,那些歷盡劫數、嘗遍百味的人,會更加生動而明淨。

 

 

蘇格拉底如是說“我們與世界相遇,我們與世界相蝕,我們必不辱使命,得以與眾生相遇。”黃昏就匆匆出發的15號尾班車,將七苦聖母小堂的光影留在九澳──下一個遇見,給最獨一無二的你。

 

 

 

 編輯的話:

實在太刺激喇! 如果不是作者發表了這篇遊記,編輯和攝影師不會冒著危險組成探險隊開著小車,依著文章的記述尋找這隱於荒山之中的小教堂,我們沿途問了很多人,最後從這一帶駐守的警員口中得知上山的正確路線。小車開進荒村,先經過為世隔絕的老人院,到達一個有如失落的瑪雅帝國一般精緻而荒廢的葡式小屋群,據說這裡是治療麻瘋病人的村落,因此與世隔絕,這裡生態原始,蟲鳥不怕人,常有顏色鮮艷的蝴蝶在身邊飛過,我們再深入其中,遠看有一個人獨站在高台上幹活,近看原來是一個石人,在鮮明的三角教堂外,村雖然荒廢,教堂卻很整潔且一塵不染,感覺有某種力量在保護著,教堂的門半開,入內見燭台上的燭光仍然亮著,但四野無人,我想應該是一直有人在打理。

本篇介紹是一個極奇獨特的澳門景點,但本站嚴正聲明出行需注意安全,亦不建議單獨或三兩人上山探祕,或對教堂不敬,或破壞該地生態,以免造成難以預計危險。據老澳門對本編輯的叮囑,九澳村一帶人跡旱至,亦是成為犯罪和偷盜客的溫床,以免不巧遇上,引至傷害,請讀者注意!一切後果,各位看官自行承擔。

 

 編輯的話二:

自從這篇推出之後,有讀者提供更多的寶貴資料以補充關於這人跡旱至的麻瘋村開創時卻有段美麗的故事:

從前一個意大利神父,18歲來到中國 (另一說33歲),隨即到澳門,手中提著一只虅籃,就這樣將當時無人願意去的地方建設了教堂和容納百人的小村落,還治好了99個麻瘋病人,還戲說連他自己,便治好了100個痲瘋病人,最後還建了一所學校,這個神父默黙為痲瘋病人和澳門貢獻了一生,他就是有名的雷神父,聖雷鳴道。

 

 以下有一些引用自維基百科關於雷神父的生平:

 

聖類斯·雷鳴道(拉丁語:St. Louis Versiglia,1873年6月5日-1930年2月25日),義大利籍慈幼會會士,出生於義大利都靈以東的奧利瓦傑西。1895年成為神父。1906年受邀到澳門傳教,創立一所孤兒院(後為澳門慈幼中學)。1920年被擢升為中國韶州教區主教。1930年於中國殉道。2000年10月1日被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與多位中華殉道者冊封為聖人,慶日為2月25日。

 

類斯·雷鳴道於1873年6月5日出生於義大利都靈以東約一百公里的小農村奧利瓦傑西。12歲時被送到都靈的慈幼會學校讀書,但那時並沒有成為神父的志向。在鮑思高神父死前曾與他見面。1889年,雷鳴道進入慈幼會,並入讀羅馬宗座額我略大學哲學系。1895年領受鐸職。進鐸後,雷鳴道於義大利真扎諾擔任慈幼會的初學聖師。

 

1906年,慈幼會受澳門主教邀請到澳門進行傳教工作,於是派遣雷鳴道神父,率領首批的慈幼會會士到澳門,並設立一所孤兒院,即現今澳門慈幼中學的前身。1920年,雷鳴道神父被委命為韶關代牧區代牧。並於1921年天主教韶州教區成立後蒙祝聖為該教區首位主教。

 

1930年2月25日,雷鳴道主教與高惠黎神父乘船前往連州傳教,船上有傳道員、老師及學生。途中遇上土匪索取過路費。但當土匪們發現船上女青年後,就要求帶走船上的女青年。雷主教與高神父為了保護女青年,與土匪搏鬥。但是他們最後還是不敵土匪,就與其他人一起被帶走。雷主教和高神父被單獨帶到附近樹林中,被土匪槍殺。

 

1976年,教宗保祿六世宣佈確認雷鳴道主教為殉道者。由於天主教會規定,凡要被封為真福或聖人,該位去世的人的屍首必須可供教廷檢驗。惟雷主教的屍首始終無法尋回,因此即使雷主教已符合宣福或宣聖的其他準則,他最多只可能被教會認定為殉道者。但是,教宗若望保祿二世上任後放寬有關規定,並於1985年冊封雷鳴道主教為真福。2000年10月1日,雷主教更與高神父及其他一百多位中華殉道者,被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封聖。

 

From Address:

comments

Comments  

0 # RE: 給下一個遇見的你Brian Wright 2014-09-30 12:34
Wow! this place is cool thou! 8)
Reply | Reply with quote | Quote
0 # RE: 給下一個遇見的你衛斯理 2014-09-30 14:36
這地方極奇神秘,荒山之內竟然有 一坐一塵不染的教堂,有可能有超 出我們想像的高等生物存在!
Reply | Reply with quote | Quote
0 # RE: 給下一個遇見的你天下霸唱 2014-09-30 15:01
這地方十分之神秘
Reply | Reply with quote | Quote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