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緝序:

 

在本編開始之前想考考大家,在澳門如果救傷車、消防車、郵車同時在路上遇到他們該讓誰先?

 

答案是先讓郵車、其次是消防車、最後才是救傷車,這是澳門三大被標上「紅色」的緊急車輛,他們的地位超然;連警匪片中常在鬧市追逐的警車也沒有被入列便可見一斑,原來有以下原因:

 

在澳門從澳葡時代起郵筒就漆成紅色,都被列為十分緊急和重要的要務,而且在緊急要務之中又是重中之重,其中的邏輯是這樣的,「訊息傳遞」在古代特別是戰爭時期更是整個城市生死存亡的關鍵,因此郵車影響的是「一整個城市的人」其次是消防車救的是「一個地區」的人,最後救傷車救的是「一個人」,因此「郵政服務」從郵車到郵筒都被賜予代表極為緊急的「紅色皇馬褂」,而本篇是作者 Yvaine 用另一種情懷遊澳門郵政總局的筆記。

 

與信有關的繾綣歲月

 

談及舊時光,會忍不住懷念那些溫吞的事物。緩緩駛過田野的火車、悄悄升起的炊煙、慢慢用筆墨劃過的書信……在這個速食年代,曾經以為念念不忘的事情,就在這個過程中被忙碌的我們遺忘了。

 

書信開始盛行的時候,互聯網還不知道在哪呢。不懼天涯各處,捧讀信件之時方能從一字一酌中讀出停留在信紙上的余溫,故而如今寫信被視為浪漫之舉。澳門就有一座傳遞情愫的郵局,凡來過新馬路的人都會留意這座建築。由華人陳焜培設計的郵政總局大樓,之于新馬路已是地標建築。這座近百年歷史的歐式建築,像極了老式火車站,然這裡並沒有見證悲歡離合的月臺,只有與信有關的繾綣歲月。

 

 

陽光穿過雲層傾灑而下,透出郵政總局棱角分明的輪廓。藏在城市深處的鐘樓塔尖,令人難以相信這是一座服務於澳門近百年的郵局。受理業務的櫃檯飾以紅色,審美上的滿足和現實的功能完美結合起來。郵局內設置郵政博物館,以在展示郵政設備同時,向人們講述關於澳門郵政行業的發展歷程。澳門郵政總局主要出售具有紀念價值的明信片且不單張出售供遊客郵寄的普通風景明信片,但這並不會影響訪客量。這裡的郵票就如通向世界的窗戶,透過這扇窗戶即能賞到不同文化、不同信仰的美學。精美的外郵模糊了在印象中嚴肅的郵票模樣,如蜂蜜產生過程的系列郵票,皆以漫畫的形式呈現蜜蜂食花蜜到蜂農養蜂采蜜這一過程,教育意義不言而喻。澳門本地的郵票雖以大多以本地建築為主,但也不少有趣的郵票,如印有耶穌教會有名傳教士系列的郵票,虔誠的面龐縮印在郵票上怎樣看都令人直贊可愛。

 

郵政總局的鐘樓上沒有怪人,只有執著了近乎一個世紀整點報時的鐘。此刻,伴著古韻的鐘聲,我寫下木心先生的《從前慢》寄給自己——“記得早先少年時,大家誠誠懇懇,說一句是一句,清早上火車站,長街黑暗無行人,賣豆漿的小店冒著熱氣。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從前的鎖也好看,鑰匙精美有樣子,你鎖了,人家就懂了”。

 

 

comments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