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泠印社歷任社長作品展

 

最近經過『塔石藝文館』看了一個名位『百年金石‧西泠印社歷任社長作品展』的展覽,其展期從2003年12月1日至2014年2月9日。在裡面轉了一圈,原來還有個『甲骨文』的展覽,『甲骨文』從來只在教科書裡面看到,今次這千年以前人類留下來的文物展現在眼前,能近距離的注視,感覺更是彌足珍貴。更誘發我懷想古人是如何一刀一筆的把文字刻上,又如何祭祀祈福,仿佛每一顆甲骨都透出神秘的靈光,若隱若現,又好奇後來這些骨化石又怎麼成為中醫口中的『龍骨』被拿煮中藥去了?

 

展出的甲骨文

 

在我沈思之祭,同場有一老伯,看著西泠印社的作品也看得淚流滿面,激動之情不言而喻。(注意,這西泠印社,的『泠』是有三點水,讀『寧』而不是讀西冷牛排的『冷』) 由於場內除了保安和工作人員之外就只有我和老伯,那位老伯激動地用普通話向我說出:『這些字晝,價值非常高,平日難得一見啊!』我看著老伯發出『喔?』的一聲,老伯又接著說:『特別是這位啟功,在國內的名氣和地位十分之顯赫,這樣一幅字都值六七百萬啊!』從此,我和老伯聊了起來,也聽老伯一一介紹西泠印社的作品如何難得一見,如何國寶級的珍品,且歷任社長都好像是他老朋友般一一向我介紹,原來這位啟功是滿清皇族的後代,雍正帝的九世孫云云。我再細問老伯之來歷,老伯謙虛的說出來自杭州,我恍然大悟,原來老伯是西泠印社的老鄉,怪不得在澳門見到這個展覽如此激動又如此熟悉。但當時我也沒有意識到追問老伯跟西泠印社有什麼淵源,不然可能會聽到更精彩的故事,聊了片刻,準備和老伯作別,我借花敬佛地拿出剛從文化局換領的2014年曆送給老伯留念,謝謝他的介紹並祝他新年快樂,老伯高興地收下這精美的年曆,文人之間的交往有時就是這樣簡單就可以樂了一陣子。

 

塔石藝文館展廳

 

回來後,我也查了一些西泠印社和啟功的資料和大家分享:

 

塔石藝文館展廳

 

西泠印社,創立於清光緒三十年(1904),由浙派篆刻家丁仁、王禔、吳隱、葉銘等發起創建,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學,兼及書畫”為宗旨,是海內外研究金石篆刻歷史最悠久、成就最高、影響最廣的學術團體,有“天下第一名社”之盛譽。社址坐落於浙江省杭州市西湖景區孤山南麓,東至白堤,西近西泠橋,北鄰裡西湖,南接外西湖。占地面積7088.86平方米,建築總面積1749.77平方米。社址內包括多處明清古建築遺址,園林精雅,景致幽絕,人文景觀薈萃,摩崖題刻隨處可見,有“湖山最佳處”之譽。

 

塔石藝文館

 

西泠印社還建有一座華嚴經塔,這座玲瓏精巧的石塔是杭州唯一一座密簷式塔,是西泠社友中的一位和尚于1924年籌建的。塔高20余米,是西泠印社標誌性建築,塔平面為八角形,共十一級。第一級刻有《華嚴經》,二、三級刻有《金剛經》,上面八級和塔頂部分雕有佛像,底座周圍也有刻像,精美生動。

 

{cmp_start idkey=1610[url=http%3A%2F%2Fwww.yoliving.com%2Findex.php%2Ftw%2F18-activities-selected%2F254-icm2014-10-10][title=%E7%99%BE%E5%B9%B4%E9%87%91%E7%9F%B3][desc=--+%E8%A5%BF%E6%B3%A0%E5%8D%B0%E7%A4%BE%E6%AD%B7%E4%BB%BB%E7%A4%BE%E9%95%B7%E4%BD%9C%E5%93%81%E5%B1%95+%E6%9C%80%E8%BF%91%E7%B6%93%E9%81%8E%E3%80%8E%E5%A1%94%E7%9F%B3%E8%97%9D%E6%96%87%E9%A4%A8%E3%80%8F%E7%9C%8B%E4%BA%86%E4%B8%80%E5%80%8B%E5%90%8D%E4%BD%8D%E3%80%8E%E7%99%BE%E5%B9%B4%E9%87%91%E7%9F%B3%E2%80%A7%E8%A5%BF%E6%B3%A0%E5%8D%B0%E7%A4%BE%E6%AD%B7%E4%BB%BB%E7%A4%BE%E9%95%B7%E4%BD%9C%E5%93%81%E5%B1%95%E3%80%8F%E7%9A%84%E5%B1%95%E8%A6%BD%EF%BC%8C%E5%85%B6%E5%B1%95%E6%9C%9F%E5%BE%9E2003%E5%B9%B412%E6%9C%881%E6%97%A5%E8%87%B32014%E5%B9%B42%E6%9C%889%E6%97%A5%E3%80%82%E5%9C%A8%E8%A3%A1%E9%9D%A2%E8%BD%89%E4%BA%86%E4%B8%80%E5%9C%88%EF%BC%8C%E5%8E%9F%E4%BE%86%E9%82%84%E6%9C%89%E5%80%8B%E3%80%8E%E7%94%B2%E9%AA%A8%E6%96%87%E3%80%8F%E7%9A%84%E5%B1%95%E8%A6%BD%EF%BC%8C%E3%80%8E%E7%94%B2%E9%AA%A8%E6%96%87%E3%80%8F%E5%BE%9E%E4%BE%86%E5%8F%AA%E5%9C%A8%E6%95%99%E7%A7%91%E6%9B%B8%E8%A3%A1%E9%9D%A2%E7%9C%8B%E5%88%B0%EF%BC%8C%E4%BB%8A%E6%AC%A1%E9%80%99%E5%8D%83%E5%B9%B4%E4%BB%A5%E5%89%8D%E4%BA%BA%E9%A1%9E%E7%95%99%E4%B8%8B%E4%BE%86%E7%9A%84%E6%96%87%E7%89%A9%E5%B1%95%E7%8F%BE%E5%9C%A8%E7%9C%BC%E5%89%8D%EF%BC%8C%E8%83%BD%E8%BF%91%E8%B7%9D%E9%9B%A2%E7%9A%84%E6%B3%A8%E8%A6%96%EF%BC%8C%E6%84%9F%E8%A6%BA%E6%9B%B4%E6%98%AF%E5%BD%8C%E8%B6%B3%E7%8F%8D%E8%B2%B4%E3%80%82%E6%9B%B4%E8%AA%98%E7%99%BC%E6%88%91%E6%87%B7%E6%83%B3%E5%8F%A4%E4%BA%BA%E6%98%AF%E5%A6%82%E4%BD%95%E4%B8%80%E5%88%80%E4%B8%80%E7%AD%86%E7%9A%84%E6%8A%8A%E4%BA%A4%E5%AD%97%E5%88%BB%E4%B8%8A%EF%BC%8C%E5%8F%88%E5%A6%82%E4%BD%95%E7%A5%AD%E7%A5%80%E7%A5%88%E7%A6%8F%EF%BC%8C%E4%BB%BF%E4%BD%9B%E6%AF%8F%E4%B8%80%E9%A1%86%E7%94%B2%E9%AA%A8%E9%83%BD%E9%80%8F%E5%87%BA%E7%A5%9E%E7%A7%98%E7%9A%84%E9%9D%88%E5%85%89%EF%BC%8C%E8%8B%A5%E9%9A%B1%E8%8B%A5%E7%8F%BE%EF%BC%8C%E5%8F%88%E5%A5%BD%E5%A5%87%E5%BE%8C%E4%BE%86%E9%80%99%E4%BA%9B%E9%AA%A8%E5%8C%96%E7%9F%B3%E5%8F%88%E6%80%8E%E9%BA%BC%E6%88%90%E7%82%BA%E4%B8%AD%E9%86%AB%E5%8F%A3%E4%B8%AD%E7%9A%84%E3%80%8E%E9%BE%8D%E9%AA%A8%E3%80%8F%E8%A2%AB%E6%8B%BF%E7%85%AE%E4%B8%AD%E8%97%A5%E5%8E%BB%E4%BA%86%3F]}

 

--  西泠印社歷任社長作品展

 

最近經過『塔石藝文館』看了一個名位『百年金石‧西泠印社歷任社長作品展』的展覽,其展期從2003年12月1日至2014年2月9日。在裡面轉了一圈,原來還有個『甲骨文』的展覽,『甲骨文』從來只在教科書裡面看到,今次這千年以前人類留下來的文物展現在眼前,能近距離的注視,感覺更是彌足珍貴。更誘發我懷想古人是如何一刀一筆的把文字刻上,又如何祭祀祈福,仿佛每一顆甲骨都透出神秘的靈光,若隱若現,又好奇後來這些骨化石又怎麼成為中醫口中的『龍骨』被拿煮中藥去了?

 

展出的甲骨文

 

在我沈思之祭,同場有一老伯,看著西泠印社的作品也看得淚流滿面,激動之情不言而喻。(注意,這西泠印社,的『泠』是有三點水,讀『寧』而不是讀西冷牛排的『冷』) 由於場內除了保安和工作人員之外就只有我和老伯,那位老伯激動地用普通話向我說出:『這些字晝,價值非常高,平日難得一見啊!』我看著老伯發出『喔?』的一聲,老伯又接著說:『特別是這位啟功,在國內的名氣和地位十分之顯赫,這樣一幅字都值六七百萬啊!』從此,我和老伯聊了起來,也聽老伯一一介紹西泠印社的作品如何難得一見,如何國寶級的珍品,且歷任社長都好像是他老朋友般一一向我介紹,原來這位啟功是滿清皇族的後代,雍正帝的九世孫云云。我再細問老伯之來歷,老伯謙虛的說出來自杭州,我恍然大悟,原來老伯是西泠印社的老鄉,怪不得在澳門見到這個展覽如此激動又如此熟悉。但當時我也沒有意識到追問老伯跟西泠印社有什麼淵源,不然可能會聽到更精彩的故事,聊了片刻,準備和老伯作別,我借花敬佛地拿出剛從文化局換領的2014年曆送給老伯留念,謝謝他的介紹並祝他新年快樂,老伯高興地收下這精美的年曆,文人之間的交往有時就是這樣簡單就可以樂了一陣子。

 

塔石藝文館展廳

 

回來後,我也查了一些西泠印社和啟功的資料和大家分享:

 

塔石藝文館展廳

 

西泠印社,創立於清光緒三十年(1904),由浙派篆刻家丁仁、王禔、吳隱、葉銘等發起創建,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學,兼及書畫”為宗旨,是海內外研究金石篆刻歷史最悠久、成就最高、影響最廣的學術團體,有“天下第一名社”之盛譽。社址坐落於浙江省杭州市西湖景區孤山南麓,東至白堤,西近西泠橋,北鄰裡西湖,南接外西湖。占地面積7088.86平方米,建築總面積1749.77平方米。社址內包括多處明清古建築遺址,園林精雅,景致幽絕,人文景觀薈萃,摩崖題刻隨處可見,有“湖山最佳處”之譽。

 

塔石藝文館

 

西泠印社還建有一座華嚴經塔,這座玲瓏精巧的石塔是杭州唯一一座密簷式塔,是西泠社友中的一位和尚于1924年籌建的。塔高20余米,是西泠印社標誌性建築,塔平面為八角形,共十一級。第一級刻有《華嚴經》,二、三級刻有《金剛經》,上面八級和塔頂部分雕有佛像,底座周圍也有刻像,精美生動。

 

西泠印社

 

 

西泠印社位於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孤山西南側,社址總面積為5757.865平方米,居山而建,由上、中、下三部分組成,各具特色,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人文景觀與自然景致互相映襯,構思佈局極為精巧。主要建築有柏堂、竹閣、仰賢亭、還樸精廬等,均掛匾披聯,室外摩崖鑿石林立,名人墨蹟觸目可見。內建中國印學博物館,收藏歷代字畫、印章多達六千餘件。

 

西泠印社

 

1913年,近代藝術大師吳昌碩出任首任社長,盛名之下,精英雲集,李叔同、黃賓虹、馬一浮、豐子愷、吳湖帆、商承祚等均為西泠印社社員,楊守敬、盛宣懷、康有為等為贊助社員。此後二十餘年,西泠印社迅速發展,聲望日隆,逐步確立了海內金石書畫重鎮的地位。受西泠印社影響,河井荃廬、長尾甲等海外社員把源自中華的金石篆刻藝術帶回國內,在日本、韓國創立了全國性的篆刻創作與研究團體。西泠印社促成、推動了周邊漢字文化圈內篆刻創作與研究的產生、發展和繁榮。

 

 

1949年,西泠印社收歸國有。1979年後,社團活動步入正軌,學術研究、對外交流、組織建設、人才培養等方面都取得了長足進步,文化影響擴大,規模空前繁榮。2003年西泠印社創社百年華誕,109個海內外印學社團彙聚孤山,共襄盛典。

西泠印社歷任社長為吳昌碩、馬衡、張宗祥、沙孟海、趙朴初、啟功、現任社長為國學大師饒宗頤。截至2005年底,西泠印社擁有社員313人,分佈於中國26個省(市)自治區、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臺灣地區和日本、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法國、捷克、加拿大等國家。每年固定在清明、重陽前後舉辦雅集,以孤山社址為核心,公祭印學先賢,舉辦社員作品和藏品展覽,開展鑒賞研討等活動,詩詞吟詠、筆墨酬唱、賞鑒珍藏,延續了傳統文人結社的聚會方式。每年還不定期邀集外地社員赴杭研究印學、商討社務、觀賞藏品,開展篆刻書畫創作和展覽交流活動,編輯出版金石書畫出版物。西泠印社逢五、逢十周年慶典時,還彙聚海內外印學同道,舉行大型紀念活動。

 

 

除金石篆刻和書畫藝術的研習外,西泠印社藉社員和各界賢達之力,上自鼎彝碑碣,下至印璽泉刀,無不博采旁搜,並設印學圖書館,專收兩浙圖經志乘、鄉邦掌故、先賢著述及一切考論金石、古器、書畫等書,以供同人賞鑒研究之用。西泠印社還搜輯、考訂、出版了大量印譜、碑帖和印學研究著作,刊行海內外。

 

2001年06月25日,西泠印社作為近現代重要史跡及代表性建築,被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五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名單。國家非常重視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2006年5月20日,西泠印社的金石篆刻藝術經國務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2009年,由西泠印社領銜申報的“中國篆刻藝術”成功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進一步確立了西泠印社作為篆刻傳承代表組織和國際印學中心的地位。

西泠印社位於浙江省杭州市孤山路31號,是中國成立最早的著名全國性印學社團,以“研究印學、保存金石、兼及書畫”為宗旨,以篆刻書畫創作的卓越成就和豐富的藝術收藏享譽海內外,被譽為“印學研究中心”、“天下第一名社”。

 

 

啟功生平

 

 

啟功(1912.7.26—2005.6.30),中國書法家,書畫鑒定家。字元伯,一作元白。滿族。姓愛新覺羅,長於古典文學、古文字學的研究,曾在輔仁大學任教。1949年後任北京師範大學教授、故宮博物院顧問、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書法家協會主席、中國佛教協會常務理事等職。著《古代字體論稿》、《詩文聲律論稿》、《啟功叢稿》、《論書絕句百首》等,出版《啟功書畫留影集》以及多種書法選集。因病於2005年6月30日2時25分逝世,享年93歲。

 

啟功 (晚年、幼年)

 

啟功 - 簡介

啟功(1912年——2005年),滿族,當代中國著名書畫家、國學大師、鑒定家、詩人。幼年失怙且家境中落,自北京匯文中學輟學後,發憤自學。稍長,從賈羲民、吳鏡汀習書法丹青,從戴姜福修古典文學。刻苦鑽研,終至學業有成。

啟功先生受業于著名史學家陳垣先生,專門從事中國文學史、中國美術史、中國歷代散文、歷代詩選和唐宋詞等課程的教學與研究。他執教六十餘年,在中國古典文學教學與研究等方面取得了突出成就,為國家培育了一大批古典文學的教學與研究人才。他為促進祖國教育事業,報答老師教育之恩,延綿陳垣先生的教澤,用出售字畫所得200余萬元,設立了勵耘獎學金。啟功先生也是中國當代著名的書畫家,他的舊體詩詞亦享譽國內外詩壇,故有詩、書、畫“三絕”之稱。

 

啟功家族為清朝皇室後裔,屬滿族正藍旗。啟功本人為清雍正帝九世孫,遠祖是雍正帝第五子、和恭親王弘晝,曾祖父溥良為光緒六年(1880年)庚辰科進士,祖父毓隆為光緒二十年(1894年)甲午恩科進士,父親恒同,他則封奉恩將軍。清朝皇室雖姓愛新覺羅氏,但啟功明確表示不再以“愛新覺羅”或“金”為姓氏,而以“啟”為姓。

 

啟功幼年失怙,且家境中落,自北京匯文中學中途輟學後,開始自學。之後師從賈爾魯先生、吳熙曾先生習書法,從戴綏之先生(姜福)修古典文學。

 

啟功 - 藝術成就

 

書法:獨創字體 “五三五”不等份

古人有“書法以用筆為先”之說。啟功曾花大量的時間和精力苦練用筆,一筆一筆地琢磨,臨帖臨得分毫不差。但寫出來的字平看還可以,一掛起來就沒神了。經過再三揣摩,他發現問題出在字的“結構”上。

 

 

 一般人學書法都是從寫“九宮格”或“米字格”開始,將方格分成若干的等份。啟功發現問題就出在這“等份”上。道理很簡單,因為每個字的“重心”不一定都在“中心”,所以不能把每個字都一個模式地上下左右分為“三等份”。於是他採用一個更為符合字形結構的劃分法,這便是由他首創的“五三五”不等份。這種字形上下左右的分量較大,中間的分量較小,而不是“九宮格”那樣的“九等份”。“五三五”不等份結構字體,便是他獨創的“啟體”書法。

 

啟功認為,“學寫字首先要敢於不受自古以來各流派清規戒律的束縛。比方說,筆只能怎麼拿,腕只能怎麼用,這是很害人的。”其次是“向古人學習也不一定死學某一家、某一派。我幼年時學祖父和上輩成親王的,後來又學過趙孟頫、董其昌、米芾,再後來學二王、顏真卿、歐陽詢及唐人寫經。十年動亂期間習柳公權。這樣兼收並蓄,經過消化,就變成了自己的東西。”

 

正是由於這樣,啟功的書法才達到既有深厚傳統,又有自己獨特的風格。書法界評論他的作品:“不僅是書家之書,更是學者之書,詩人之書,它淵雅而具古韻,饒有書卷氣息;它雋永而兼灑脫,使觀者覺得很有餘味。因為這是從學問中來,從詩境中來的結果。”

 

繪畫:擅長石竹 書法之筆入畫

啟功自幼喜愛繪畫,曾拜賈羲民為師學畫,後又從吳鏡汀學畫。他常隨老前輩到故宮觀摩古字畫,受到不少啟迪和教誨。

 

 

啟功書畫

啟功先生畫中多有題詩,詩、書、畫、印渾然一體,名臻其妙,堪稱完璧。先生早年多作山水,尤喜擬米元章、文衡山筆意,“秋山人在畫中行”是其常用的題材。70歲後常作蘭、竹,構圖平中寓奇,以書法之筆入畫,明淨無塵,清勁秀潤,充滿書卷氣。

 

啟功先生晚年畫作價位呈穩步上升趨勢。中國嘉德1999年秋季上拍啟功《朱竹墨石圖》,高135釐米、寬67釐米,上題七言絕句一首,成交價:71500元。到了2002年,同樣的四尺整紙啟功朱竹價位已在10萬元以上了。近兩年,啟功先生眼疾加重,作畫已十分困難,其繪畫由此更顯珍貴。

 

啟功畫扇面

詩詞:詩畫一爐 藝術家心靈寫照

啟功不但書畫稱絕,而且詩印可歎,並且以藝術家的情懷和科學家的精妙和天才的靈性把詩書畫印熔為一爐,全面實現了書畫藝術的主題創作。 比如,他的《翠竹牡丹成一家》畫作中題詩:“翠竹牡丹成一家,剛柔並濟好生涯;勁節虛心譽君子,天香國色領百花。日月常新情依舊,容顏不老駐春華;我願人間盡如是,幸福美滿千萬家。”這是難能可貴的心靈健康藝術家的寫照。

 

 

印章:精通治印 自製印章200枚

由於精通治印,啟功的作品印章使用十分講究,他不但受其他書畫家邀請治印,而且自刊自用印章近200枚,真正達到了境由心造,印隨境變。在他的四扇書法中通常用印12枚,四扇畫作中通常用印16枚,六扇作品通常用印達18枚,等等。而他的《千古絕唱》一套作品用印竟達86枚。這更是對百印翁白石遺風的發揚光大。

 

 

comments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