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賽車,男人嚮往速度,女人仰慕它的激情對於賽車,男人嚮往速度,女人仰慕它的激情

 

對於賽車,男人嚮往速度,女人仰慕它的激情。當十月底澳門大多街道悄悄圍起護欄,就知道這一年一度的熱血賽事——格蘭披治大賽即將開幕。作為澳門最盛大的國際賽事之一,格蘭披治賽車在澳門已有62年之久。每年的比賽都會吸引世界各地的賽車愛好者朝聖,也被評為10項最精彩的街道賽事。比賽的魅力,在於賽車手的激情角逐,也在於這充滿魔性的賽道。

 

 

素有“東方蒙地卡羅”之稱的東望洋賽道,平日裡普通的城市街道;在比賽期間成為主賽道。賽道因環繞東望洋山而得名,有上坡下坡,最窄之處僅7米,狹窄、多彎、顛簸是賽道最大的特點。從賽車大樓出發,伴隨著一聲轟鳴,賽車已如離弦之箭沖出。相比起後面的驚險,這是賽道最平坦的路段,每個車手都會竭盡全力將速度飆到最高。友誼大馬路與澳門世貿中心對開的,是第一個彎道,文華彎。這裡彎度並不大,車手們都想在這裡加速而取得有利的位置,甚至有些F3的車手過彎也不減速。但由於這裡沒有緩衝,一點點小失誤也會釀成大錯。香港著名車手邱永才就在此喪命。

 

文華灣文華灣

 

出彎不久,車手就要累積車速,沖過本賽道第一個最難的葡京彎。這是整個賽道直道與“上路”的分界點,也是東望洋賽道最重要的彎道之一。接近90度的彎度,只要刹車稍晚一瞬也無法順利通過。幾十年來,有多少車手僅僅過了兩個彎就結束的他們的比賽,更有甚者,在這裡車毀人亡。比賽的難度讓這裡成為了黃金觀賽點。

 

葡京灣葡京灣

 

能順利通過葡京彎,已讓觀眾提心吊膽。然而剛兩個彎道僅是熱身,接下來艱難的上坡才開始真正的考驗。經過陡坡嘉思欄馬路,便是多彎的路段。馬力較小的車無法經過陡坡,而由於賽道顛簸,賽車常常會躍起,造成動力不足而無法轉彎。同時,路旁的街燈,防護欄、樹木甚至懸崖峭壁,稍不留神也會對他們產生致命傷害。可見,這段路對於賽車本身、車手車技、對賽道熟悉情況都有很高的要求。一旦犯錯,就會沖進護欄或是被反彈停到賽道正中,後面的車高速沖進來,後果不堪設想。

 

海角遊魂彎海角遊魂彎

 

最後,到了賽道的下路。從海角遊魂彎至髮夾彎是整個賽道風景最優美的一段,但是車手無暇顧及風景,因為這也是最難的一段。且不說下坡難以控制車速,僅是最狹窄僅有7米的路段,就讓人聞風喪膽。髮卡彎則是一個180度的急彎,在過此彎前車速很快,過彎時車速驟降至最低,然後又要以最快的速度奔至重點。因此這裡是公認最困難的彎度,發生的大小車禍數不勝數,東望洋賽道也有“死亡賽道”之稱。

 

摩囉園摩囉園

 

當60年前這裡響起第一聲馬達聲,東望洋就有了速度和激情,但同時也註定了危險與死亡。風險總是與輝煌相伴,正式因為高難度的賽道,每年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賽車手,能站在格蘭披治賽車的最高領獎臺使他們最高的夢想,也是很多F3車手晉升F1的踏板。就連韓寒也曾說過,“沒來過澳門東望洋的賽車生涯是不完整的”。

 

 

賽車給人帶來的快感無需多言,不論是否是賽車迷,在這人浪與聲聲呐喊中,都能感受到速度和激情在血液中的溫度。但靜靜想來,發現其實人生如同這賽道:幼年所有人都會奮力前進,想要贏在起跑線;少年時如同文華彎,嘗到少許困難,讓強者愈強;青年是如同葡京彎,經歷九十度的逆轉,開啟了人生的困難模式,低速多彎,但一直是上坡路,一直加速;中年如同髮夾彎,最窄最難,可能之前累積的速度會被超越,也可以超越別人;老年則如同水塘北角彎至終點,前面的表現決定了現在的位置,只需平緩加速完成。然而無論任何階段,只要稍有不慎,將永遠退出競賽。

 

1960年 John Dominis 和 Scott Leavitt 在內港 1960年 John Dominis (站立者) 和 Scott Leavitt 在內港

 

在寸土寸金的澳門舉行賽車本就難以想像,速度和尖叫更會喚起你內心最深沉的激起,十一月讓我們和這座城市一起High起來,一起感受風馳電掣的激情!

 

comments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