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圖片來自網絡)

 

 

近日一張長有蟹蛭卵的蟹腳圖片引發熱議,有些人覺得很嘔心吃不下,有些人又認為只有肥美的越前蟹才會寄生蟹蛭卵,究竟這寄生的有蟹蛭卵的越前蟹能不能吃? 我們不知道,看著大家就像沙士比亞舞台劇中的哈姆雷特一樣在猶疑這該吃與不該吃的同時,有人爆出一段對人生的獨白,節錄如下:

 

「食隻蟹都好似人生咁無奈!

 理智話俾你聽,咁先係好野嚟!

感情話俾你聽,你接受唔忍到!

就好似你母父話依個先係好男人,但自己同自己講,咁同做雞有咩分別?

(其他遭遇場景自由代入)

總之,這就是人生~!」

 

「理性與感性」這的確是人類哲學史上一大論題,從古典到十八世紀的理性主意告訴你做人要有次分第、階級有規矩,從十八世紀末到十九世紀的浪漫主意告訴你相信直覺回歸自然,到了二十世紀的科學精神又告訴你世界上還是有數得計的,究竟做人應該信理性還是信感情? 究竟人生仲有冇得揀? 可能唔止連呢班討論食蟹腳的朋友,連最近一班感到絕望的香港中小學生也在思考這個問題。

 

 

 

comments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