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最近正式登陸澳門,引發各種政治討論、全城熱議,首當其中引發澳門的計程車行業與 Uber 之比較。筆者就在本年初即首次Apple Watch 發佈會當天就在美國 Palo Alto 體驗過 Uber 之便利性,是由於美國地緣廣闊不好搭計程車的關係,因此網路叫車應用具此優勢。而且美國這種一個家庭最少兩部車的社會,計程車除了在San Francisco 和 New York City 這些人口密集的城市之外從來都不甚普及,因此 Uber 就在這種土壤之下迅速得以成長。

 

而在國內騰訊及阿里巴巴分別支持的「滴滴打車」及「快的打車」也已聯手推出第二代「滴滴快的」市場料「滴滴快的」估值跳升至現時的150億美元(約1,170億港元)估值。由百度投資的另一同類專車服務應用「易到用車」亦在國內與 Uber 和「滴滴快的」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Uber 的戰線終於漫延到地域這麼細小的澳門,對澳門計程車業的衝擊已是意料中事,但立法單位討論的重心還在「能不能引入Uber」或 「如何拒絕Uber」而不是「如何引入及監管 Uber 同類型打車業務」實在令人感到未能順應國際大趨勢。國家的十三五規劃在即,「互聯網+」時代亦成為我們的焦點,我們卻倒退到取消「電召」,回到用手截車的時代,我們不知還要花多少時間才從「恢復電召」的議題討論到「互聯網」和「互聯網+」。

 

 

 

 共享經濟的衝擊:

Uber 提倡這種「共享經濟」的概念衝擊全球的傳統產業,不過他們衝擊的「點」全球各地各有不同,其實「共享經濟」的概念不是「病毒」而是「疫苗」,他把積怨日深的傳統產業的問題提供一個更完美的解決方法,因而對固步自封多年的傳統產業造成威脅。

 

澳門截到的士,猩猩都識鋤大D澳門截到的士,猩猩都識鋤大D

 

 澳門計程車的問題:

難截車亂收費: 香港電影都諷刺「澳門截到的士,猩猩都識鋤大D」,澳門難截車的問題直至近年賭收下滑才有所改善。而亂收車資的問題亦民怨四起,在尖峰時期坐在計程車上不斷聽到Call台說「加禮物」,連車上的小朋友都知道「加禮物」是什麼意思。而 Uber 的出現就令這個「固若金湯、讓人無奈」的生態環境提供另一條出路。所以 Uber 獲得市民的支持有一半是來自民怨。

 

 澳門對Uber的指控:

在新聞上聽到有議員提出 Uber 會增加路面的壓力。錯! 可見這位議員被 Uber 這個名字嚇得有點驚慌失措,其實剛好相反。路面的壓力就在發牌的一刻已注定。但根據台灣的情況是「釋放出更多的車位」而且他們按任務出動,甚至比計程車整天在路面上空轉更有利於「減少碳排放」。至於合不合法的問題,是立法單位有沒有追上時代步伐的問題,當全中國都走向「互聯網+」的時代,我們的法律是「電召的士-」的年代,當然是與現實出現很大的落差。

 

comments

Comments  

+12 # RE: Uber 合理不合法轉載 2015-10-29 12:08
轉載:
你們偷偷地用UBER其實好自私
I am a uber driver.當初渣UBER係比佢既超高補貼所吸引,但渣左幾天我聽了好多有趣又心酸的故事:
一個老公用uber定位去接佢老婆,上車是一個大肚婆因為放工截唔到的士,迫唔到巴士,經常由新口岸行五十分鐘返關閘屋企,她話行路已經比巴士快。
一個住金峰的藝術家工作地點同屋企各租一個車位,佢話多几架UBER佢就可以不要一個車位。
一個媽咪左手推住BB右手抱住BB,交更時間在鏡湖等了半個鐘有3架空的士經過無停,我同講佢現在好塞車,你可能要等十几分鐘,佢回答令我心酸:唔緊要,至少我知道你會來接我!
一個后生媽咪用uber 發信息比我,話明天佢兩公婆去公幹,工人唔識用uber,問我可唔可以明天去接佢個仔返學。
I am a uber driver. 我自豪!因為我覺得我在做有意義的事情!
的士哥哥你地知唔知坐UBER好貴架,至少比的士貴50%,其實UBER無搶過你地客,我地只係去車一些被你們離棄大肚婆,老人家,小朋友,外藉旅客,怕人搶你生意不如你轉行渣UBER,穩錢肯定多過你湯客!
Reply | Reply with quote | Quote

Add comment


Security code
Refre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