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樂庇總督大橋

 

「其曰澳門,則以澳門南有四山離立,海水縱橫貫其中成十字,曰十字門,故合稱澳門」。因濠鏡為「澳」,地形似「門」,故稱「澳門」。澳門,正是有了如鏡素淨的濠江,一美就是千百年。

 

 

濠江,泛指澳門半島與氹仔島之間的海面,這條蕩起風雲的傳奇海面可追溯到千百年前。濠江古稱鏡海,波瀾不驚,淨如鏡,世間千年,如我一瞬。當城還是更小的時候,海在城的外面。那時的澳門半島未經填海,想必渡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住在氹仔那頭的葡萄牙人時不時來這建城牆、架炮臺,為內心搭起一道圍牆,鏡海這道天然屏障並不能帶給他們夜夢的安穩。

 

澳門位於珠江口,百年之前澳門盛產蠔,常在江邊見到堆滿蠔殼,故名蠔江,而又波平如鏡,亦名蠔鏡。如今江邊堆滿蠔殼的景像,難以複再,為免下世代難以想像如此景色,故我們以照片記錄下來。

 

海不是曾經的海,城不是昔日的城。早年聽聞列于澳門八景之中的“鏡海長虹”,當然這是在有橋之後——長虹即連接起澳門半島和氹仔島的三座澳氹大橋的嘉樂庇總督大橋、友誼大橋和西灣大橋。友誼大橋是澳門真正意義上的大橋,為三座澳氹大橋最長的一座,飛架於澳氹海面。西灣大橋兩端各有呈“門”字型的橋塔,這雙拱門的橋塔設計好生熟悉,好似《魔戒》的名場景,實則,雙拱門設計意在“M”,Macau的英文名首字母。橋之于水,光之于影,白天鐘靈毓秀的澳氹大橋,入夜後起了輝映霓虹的效果,鏡海則從白天的媚眼如絲變得波光輕盈。鏡海長虹,並非一個巧合,而是一群人的用心良苦。

 

西灣大橋

在嘉樂庇總督大橋上看西灣大橋

 

那一刻,風靈動,夜醉人。位於計程車後座的Hikari和我從澳門國際機場一路而來,於友誼大橋遠眺,這座嫣然百媚的“東方拉斯維加斯”宛若閃著金光的燈海:耀眼的金沙娛樂城、璀璨旅遊光塔、錯落有致的建築。也許正是在霓虹的渲染之下,縹緲的鏡海與澳氹大橋此時成了一幅剪影,是只見輪廓不見真容。

 

當計程車離開橋面,駛向半島深處,猛一回頭,直到那時,我才明白于鏡海長虹,我們這些夜行的人竟就是長虹的若干零星點綴。“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卞之琳的《斷章》脫口而出。

 

位於計程車後座的Hikari和我從澳門國際機場一路而來,於友誼大橋遠眺

坐船經過嘉樂庇總督大橋底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