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詭秘,埋藏在隧道中的密室內,豐富珍貴的寶藏甚多,但為火災焚毀,損失無餘。”是前澳葡時代的代權官(即現代的行政長官)菲列達士對大三巴隧道留下來的描述。對於大三巴的藏寶密道傳說在澳門坊間一直在流傳,但知道這條密道出口的人少之又少。而知道這條密道出口的人而又親身一探究竟的更是少之又少中的少之又少。因為這條祕密通道的出口需要經過陰暗的窄巷,而尚未接近已聞狗群的怒吼,確實是閒人勿進,生人勿近。

 

 

正是這些傳說啟蒙了我研究澳門歷史的興趣以及啟發了我年少時熱衷探索的夢想。擁有這夢想也不是前無古人,就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地質學家澳督的祕書長阿馬留,也曾帶領著一眾團隊在大三巴後方主壇下方開挖而不可得。一直至另一次「大型考古」是在1995年的回歸前夕。但還有太多的迷尚未解開。

 

 

而我的故事源自家父從1964年與關前街李家圍的朋友在「骨度四」那裡吃狗肉說起,朋友提起他們李家圍內有一個古井,並指出古井之下就是大三巴密道的出口。於是家父便跟著朋友走進李家圍內的一個小石室,石室內有一大方井,方井當時早已枯竭,或者一直以來都是枯竭,從不會有人在那裡打水。目測井深約兩層樓的高度,在井底之側隱約看到一個洞,洞的大小可通人。據李家圍的朋友說他們亦曾有人下去探過,內有石級,隧道很深很長,走不到盡頭……

 

密道的建成:

大三巴(聖保祿)教堂經歷過三次的火災,所以傳教士們為逃避教庭的追殺而建立隧道;這故事在澳門已經家傳戶曉。但其中欠缺了很多細節,如密道何時建成。照推測這些隧道建於1601年第二次大火後(1602-1637)之間,有以下原因。

 

 

 1601年的重建規模最宏偉而且結用花崗石建築:

據明清澳門城市建築研究,聖保祿教堂的前身為耶穌會的學校從1565年底以竹、木和茅草建成。1573年開始有木教堂、1594年始有稍具初型的石建築及至1601年的一場大火,耶穌會從羅馬工學派出精通數學的Fr. Carlos Spinola 從新以花崗石建築的設計,因此在第一次大火之前,在澳的耶穌會應該還沒有設立隧道的資源和意識。

 

 

 1617年的設計者(Francisco)神父具有軍事工程豐富經驗:

聖保祿教堂的成長過程有點像三隻小豬的故事從茅屋、木屋到石屋,為了逃避當時各種的的攻擊、追殺。傳說中的大三巴隧道有兩條(另一說是多條)其主要是上連山上的大炮台(詳情可參考大炮台的傳奇故事),以供教士們作防守之用。另一條是通住港口或關部行台、即今日的關前街一帶以作逃難遠走他方之用。能具備如此戰略意識的想法,有可能是始於 Fr. Carlos, 因此他從耶穌會招來了更具軍事工程經驗Jeronimo 和 Francisco 兩位神父把教堂後的城堡改建成具軍事實力的大炮台。特別是 Fr. Francisco, 他是一個曾在非洲和印度的軍事工程建築方面具備豐富經驗的專家,隧道如由他設計及施工是最合適的人選。

 

 

 1615年後才出現的寬宏階梯:

傳說通往港口的密道是在教堂前寬宏階梯底下一直沿著階梯通往關前街的出口。而具明清澳門建築作者邢榮發的研究,寬宏階梯在1602年的原始設計中並未出現,因此教堂的座向並非與階梯一致。據邢博士的研究此寬宏階梯最早也不會早於1615年,這與1617年大炮台的建築時間十分之接近。因此挖掘隧道的工程與鋪設寬宏階梯的工事同期進行便可以俺人耳目。

 

明清澳門建築作者邢榮發的研究明清澳門建築作者邢榮發的研究

 

不只這隧道的建設,其實整個十七世紀的澳門都是彌漫著軍事工程的紛圍,情況就好像現在的澳門蓋酒店和賭場一樣緊迫,1601年開始新進海洋殖民強國荷蘭人垂涎澳門這個中西方貿易大門、中國南海的海盜、德川家康對日本天主教徒的追殺,都令澳門不得不迅速完成整個城牆、炮臺、隧道等軍事防禦工程。

 

由於篇幅有限,上面是我收集我整理出來的部份筆記,實探的部分留待下一次再分享。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