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快速發展,高樓大廈仿佛說好似的,不斷地向天空逼近。在這場賽跑中,被狠狠甩在身後的並非弱者,而是被遺忘的記憶——八角亭圖書館,這一獨家記憶將何去何從呢?

 

 

巧如“當第一道陽光威脅著要陷人于危難時,我們就會狂戀這個冬季嚴寒的地方,問題是,春天總是毫無遲疑地來報到。”——當人們對浮華光鮮的事物產生疲憊,便會舊情複燃般,找回停留在時光裡最溫柔的部分。如今關於八角亭圖書館的報導,大多與它是否會被保留有關,誠如眼前這座被高大的現代建築包圍著的兩層小樓,好似不合群的學生,要麼被定義為格格不入,亦或只有被眾人遺忘的下場。

 

 

談到從容,1927年建成的八角亭圖書館,確實和它所在的城市那般淡雅如蓮。中式古典的八角形亭狀以及門窗皆以絳色抹之,而類似西式圓柱則成就了它憨態可掬的外形。在充斥著嘈雜與忙碌的南灣大馬路,這座圖書館常常被忽略。好在它的無爭無求,好在樂於讀書的人也不少。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通俗讀物供上班族消遣;人文經典類的書籍並非倉促的書,適合在安靜中漸漸體會;保存完好的50-70年代的舊報刊泛黃的模樣,奈何時光太匆匆。各類建築都在競相爭著做澳門的地標,八角亭圖書館卻對各種標籤敬而遠之,實則,給眾人帶來讀書的快樂,才是這迷你圖書館存在的意義。

 

 

月亮完全脫離高樓的掩蓋,關了燈,城市的脈搏漸漸地舒緩下來。在這個容易回首過去的時刻,八角亭圖書館聯手霓虹燈,在澳門的街頭,給我們上演了一幕復古韻味的獨家記憶。八角亭圖書館這一獨家記憶在城市的夢鄉中播放著。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