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里面悟空每每遇到问题解决不了的时候总要跺一跺脚,用金箍棒敲一敲地面,这个时候就会有个老爷爷摸着头极其难受地从地面跳出来问大圣爷有何贵干。这个老爷爷就是我们熟悉的土地神。在现实生活中,土地神爷爷可不会随便跑出来跟我们打招呼。

 

永福古社

 

在昔日的城埠农村,土地廟到处都有供奉,其普遍程度相当于泰国的四面佛。澳门也是如此,在澳门土地廟遍布整个澳门,昔日的澳门主要的经济来源还是种地,名符其实的靠地吃饭。因而土地肥沃成了农民最大的心愿,那时候土地神是澳门人寄托丰收的希望。

 

 

而澳门最古老的土地廟就是沙梨头的“永福古社”。相传建于宋朝末年,迄今已经七百余年了,是澳门面积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土地廟。关于土地廟的建立,背后还有一段血泪史,宋朝末年,南宋的政治中心一度移到福州,这一时期,很多有爱国主义传统的福州人都投身于南宋的军队报效国家。可是天不从人愿,不久之后南宋军队又被迫退到广东。1279年,在澳门半岛面临伶仃洋与崖门之间的一段海域,成为南宋军队与元军最后决战的大战场,当时云水翻腾,山河变色,几千艘宋元战舰互相厮杀,数十万南宋军民葬身海底,自此大宋灭亡,江山易主。

 

 

然而政权的覆灭不代表血脉的断绝,当时仍然有很多福州南宋军民幸运避过一劫,宋亡以后他们在澳门半岛上隐姓埋名,落地生根,成了澳门早期的土著居民。即使避过一劫他们也不忘先祖,但是由于当时已经是元朝的统治,他们不能光明正大的筑寺庙供奉先祖,于是他们就建了很多的土地廟,“永福古社”等以此来纪念祖先。而时至今日,“永福古社”成了现代研究福州人在澳门的宝贵历史资料。

 

 

 编辑的话:

 

永福古社,这是一个我们一直想介绍的主题,因为这是一个不是很多人知的古迹,亦是一个很充满传奇的古迹,传说当年南宋的末代皇帝与其王族隐姓埋名于此继续繁衍下去,而永福古社为赵氏王族的宗祠,因逃避元军需掩人耳目,而以土地庙的形式设立,细心查看庙内的的匾额和石埤,或会找到一些线索。(而另一说是宋帝漂流至深圳的赤湾,详参见Yo地铁的介绍。)

 

永福古社的地点是在澳门沙梨头闹市之中一个较为隐闭之处,平日游人不多,其另一通道是从【土地古庙】的大石后通住白鸽巢公园的后山,过去一直被公园封闭,由于近年公园从新修复此”秘密通道”笔者误打误撞的发现了此古社,再从各种文献之中了解到此古社低调而不凡的来历,希望通过这窗口与大家分享。

 

关于拍摄神祉,其实笔者一直很忌讳,那是由于笔者奶奶很严厉的禁止使用镜头对着祖先,那是对神祉的尊重,可从本站的其他关于庙宇的文章中见到我们从来避讳正面拍摄神像或庙宇的内部。但今次却破格拍摄福永古社的神像和石埤是由于笔者认为这是一件很直得记录的文物,以及宋代赵氏王族聚居澳门的珍贵資料,因此拍摄前在庙内向神祉诚心祈求获得拍摄。希望亦顺道向看官们传达当游览庙宇时,不论是信仰与否也该对该地人、事、物保持尊重,摄影、宣闹、污染亦不宜。

 

From Address:

 

{cmp_start idkey=2514[url=https%3A%2F%2Fwww.yoliving.com%2Findex.php%2Fcn%2F11-hertiage%2F465-land-god-cn][title=%E6%9C%80%E5%8F%A4%E8%80%81%E7%9A%84%E5%9C%9F%E5%9C%B0%E5%BB%9F][desc=%E5%9C%A8%E6%98%94%E6%97%A5%E7%9A%84%E5%9F%8E%E5%9F%A0%E5%86%9C%E6%9D%91%EF%BC%8C%E5%9C%9F%E5%9C%B0%E5%BB%9F%E5%88%B0%E5%A4%84%E9%83%BD%E6%9C%89%E4%BE%9B%E5%A5%89%EF%BC%8C%E5%85%B6%E6%99%AE%E9%81%8D%E7%A8%8B%E5%BA%A6%E7%9B%B8%E5%BD%93%E4%BA%8E%E6%B3%B0%E5%9B%BD%E7%9A%84%E5%9B%9B%E9%9D%A2%E4%BD%9B%E3%80%82%E6%BE%B3%E9%97%A8%E4%B9%9F%E6%98%AF%E5%A6%82%E6%AD%A4%EF%BC%8C%E5%9C%A8%E6%BE%B3%E9%97%A8%E5%9C%9F%E5%9C%B0%E5%BB%9F%E9%81%8D%E5%B8%83%E6%95%B4%E4%B8%AA%E6%BE%B3%E9%97%A8%EF%BC%8C%E6%98%94%E6%97%A5%E7%9A%84%E6%BE%B3%E9%97%A8%E4%B8%BB%E8%A6%81%E7%9A%84%E7%BB%8F%E6%B5%8E%E6%9D%A5%E6%BA%90%E8%BF%98%E6%98%AF%E7%A7%8D%E5%9C%B0%EF%BC%8C%E5%90%8D%E7%AC%A6%E5%85%B6%E5%AE%9E%E7%9A%84%E9%9D%A0%E5%9C%B0%E5%90%83%E9%A5%AD%E3%80%82%E5%9B%A0%E8%80%8C%E5%9C%9F%E5%9C%B0%E8%82%A5%E6%B2%83%E6%88%90%E4%BA%86%E5%86%9C%E6%B0%91%E6%9C%80%E5%A4%A7%E7%9A%84%E5%BF%83%E6%84%BF]}

 

 《西游记》里面悟空每每遇到问题解决不了的时候总要跺一跺脚,用金箍棒敲一敲地面,这个时候就会有个老爷爷摸着头极其难受地从地面跳出来问大圣爷有何贵干。这个老爷爷就是我们熟悉的土地神。在现实生活中,土地神爷爷可不会随便跑出来跟我们打招呼。

 

永福古社

 

在昔日的城埠农村,土地廟到处都有供奉,其普遍程度相当于泰国的四面佛。澳门也是如此,在澳门土地廟遍布整个澳门,昔日的澳门主要的经济来源还是种地,名符其实的靠地吃饭。因而土地肥沃成了农民最大的心愿,那时候土地神是澳门人寄托丰收的希望。

 

 

而澳门最古老的土地廟就是沙梨头的“永福古社”。相传建于宋朝末年,迄今已经七百余年了,是澳门面积最大历史最悠久的土地廟。关于土地廟的建立,背后还有一段血泪史,宋朝末年,南宋的政治中心一度移到福州,这一时期,很多有爱国主义传统的福州人都投身于南宋的军队报效国家。可是天不从人愿,不久之后南宋军队又被迫退到广东。1279年,在澳门半岛面临伶仃洋与崖门之间的一段海域,成为南宋军队与元军最后决战的大战场,当时云水翻腾,山河变色,几千艘宋元战舰互相厮杀,数十万南宋军民葬身海底,自此大宋灭亡,江山易主。

 

 

然而政权的覆灭不代表血脉的断绝,当时仍然有很多福州南宋军民幸运避过一劫,宋亡以后他们在澳门半岛上隐姓埋名,落地生根,成了澳门早期的土著居民。即使避过一劫他们也不忘先祖,但是由于当时已经是元朝的统治,他们不能光明正大的筑寺庙供奉先祖,于是他们就建了很多的土地廟,“永福古社”等以此来纪念祖先。而时至今日,“永福古社”成了现代研究福州人在澳门的宝贵历史资料。

 

 

 编辑的话:

 

永福古社,这是一个我们一直想介绍的主题,因为这是一个不是很多人知的古迹,亦是一个很充满传奇的古迹,传说当年南宋的末代皇帝与其王族隐姓埋名于此继续繁衍下去,而永福古社为赵氏王族的宗祠,因逃避元军需掩人耳目,而以土地庙的形式设立,细心查看庙内的的匾额和石埤,或会找到一些线索。(而另一说是宋帝漂流至深圳的赤湾,详参见Yo地铁的介绍。)

 

永福古社的地点是在澳门沙梨头闹市之中一个较为隐闭之处,平日游人不多,其另一通道是从【土地古庙】的大石后通住白鸽巢公园的后山,过去一直被公园封闭,由于近年公园从新修复此”秘密通道”笔者误打误撞的发现了此古社,再从各种文献之中了解到此古社低调而不凡的来历,希望通过这窗口与大家分享。

 

关于拍摄神祉,其实笔者一直很忌讳,那是由于笔者奶奶很严厉的禁止使用镜头对着祖先,那是对神祉的尊重,可从本站的其他关于庙宇的文章中见到我们从来避讳正面拍摄神像或庙宇的内部。但今次却破格拍摄福永古社的神像和石埤是由于笔者认为这是一件很直得记录的文物,以及宋代赵氏王族聚居澳门的珍贵資料,因此拍摄前在庙内向神祉诚心祈求获得拍摄。希望亦顺道向看官们传达当游览庙宇时,不论是信仰与否也该对该地人、事、物保持尊重,摄影、宣闹、污染亦不宜。

 

From Address:

 

关于十字门海战

 

 

关于十字门海战,从此澳门与宋朝赵氏王族拉上了关系,从澳门赵族联谊会的文章介绍中引述如下,作为延伸阅读的资料:

 

十字门海战,又称井澳海战,澳门与珠海横琴岛交界的十字门,成为宋、元两军厮杀的战场,南宋行朝在此留下一段悲壮而又可歌可泣的故事。当时宋军在左丞相陈宜中及枢密副使张世杰的指挥下坚守十字门,与元军多个主力轮番大战,持续一个多月,最后以宋军坚守十字门一带阵地为告终。

 

 

  1276年(宋景炎元年),南宋端宗赵昰、杨太后与卫王赵昺、左丞相陈宜中、右丞相陆秀夫、张世杰率领军民48万人(包括君臣家眷和地方勤皇义士)及战船1,000艘离开福州,从水路南撤广东寻求出路,于次年十月移驻香山县南十字门。富豪马南宝、高添、赵若举等当地人士到井澳(大横琴岛)谒见端宗,带头献粮飨军,并募集民军勤皇。不久,元军探知宋军下落,立即发动攻击。刘深率领自福建追来的元军,宋军以十字门为中心展开战场布署,爆发了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海战,也是世界史上参战人数最多的海战,在一个多月内打了四仗。

 

 第一仗,井澳初战。时在十一月中,元水师突袭井澳,进行试探性进攻,获胜后撤走。

 

  第二仗,香山岛血战。时在十一月下旬,元将哈喇歹、宣抚使梁雄飞、招讨使王天禄合兵围攻香山岛南端的濠镜澳(今澳门)。宋军大败,被夺去大批战船和军资器械。陈宜中、张世杰带领数千官兵和800艘战船突围而出,急护端宗北逃秀山(今虎门),在中流遇大风覆舟,大部分军士溺死江中。

 

战事未完,又遇天灾。十二月丙子日,飓风吹袭十字门,无数船只翻沉,半数宋军被滔天巨浪卷走,葬身鱼腹。端宗也几乎溺死,虽被救起,但从此一病不起。

 

  第三仗,井澳反击战。时在十二月中,元将刘深袭井澳。元军战船从路环岛南北两边水道反复向西猛攻停泊在大小横琴之间水道岸边长50丈分外显眼的御船,被驻守在了哥崖一带的宋军矢石火炮所阻。宋师顺风放火反攻,击退元军,取得一次难得的胜利。

 

  第四仗,谢女峡(小横琴岛)追逐战。时在十二月下旬。刘深重整队伍攻谢女峡,宋军溃败向大洋逃跑。元军追至七洲洋(今澳门东北部九洲洋),再夺宋船200艘,但误把俘获的帝舅俞如珪当作端宗,立即停止追击,端宗从而侥幸脱险。尽管,宋军最后在新会崖门战败于元军,10万余军民与宋帝一起投海殉难,宁死不降。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