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这个地方,一般的旅游介绍不会提起,老街坊也会叫小孩子不会走进去玩,在做三盏灯一带的资料搜集时,我从老街坊口中得知这寺院鲜有人提起的惊人秘密。澳门的竹林寺,百多年来一直低调地存在着,他是我们寻找古代澳门沙岗的重要线索和证物,但我们最后还是淡淡的不把他列入我们的旅游路线规划之中。

 

 

 竹林寺的起源:

据老澳门所说,这里一带名叫沙岗,意思大概是我们现在说沙滩的意思,自古以来都是乱葬岗,是穷人的墓地,这些一般都不会立碑,有时被大雨冲走沙土,白骨外露,路人走过也会觉得阴深恐怖。大概一百五十年前(1862年)澳葡政府打算开发这一区把白骨清走,打算把无人认领的白骨丢入海中。有一日,这里来了一位道姑,看见此状打算对白骨进行超渡,因此在现在竹林寺的地点设立了祥云仙院,当时的祥云仙院十分之简陋地围起,存放白骨以作超渡,三年之后在澳葡政府的资助之下扩建成稍具规模的道观。至道姑百岁,一直以来都是道姑和几名火工在维持。后来沙岗一带开始兴旺,据闻道观被当地的土豪恶霸搔扰,道姑以百岁之龄亦无力顽抗,只好逆手离去,道观由此变为佛寺,成为今日之竹林寺。

 

 

 义字街的起源:

小时候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义字街称之为义字街? 其街道的排列,又不像”义”字,所以一直不得其要领。直至后来看到一些资料原来”义字”隐含着”义庄”之意,即无主的公共坟场,可想当时这里曾是遍地白骨的沙丘。

 

 

沙岗的位置是从镜湖马路一直至高士德马路,竹林寺前对开一直至到聚龙轩一带都是古时的沙岗,聚龙轩对开的提督马路开始便是海。由聚龙轩右方一直至红街市,由红街市沿着高士德回到竹林寺,这古时都是沙岗的堤岸。近年义字街道路重整,开挖人员可见地下都是沙土参杂地下水,渡船街一带挖出的是淤泥,可见前者是沙滩后者是可行船的河流之别,而青草街可想而知是河流旁别的草丛,百年之间沧海桑田,在此体现。

 

 

每当走过高士德马路可否见过一系列的大榕树从松山脚下来?有没有感觉这些树的排列与现在南环和西环海堤很像? 其实这是澳门古时海岸线的像征。我想今人难以想象当年红街市一带都是海洋的景象。

 

 

{cmp_start idkey=7157[url=https%3A%2F%2Fwww.yoliving.com%2Findex.php%2Fcn%2F11-hertiage%2F531-bamboo-cn][title=%E4%B9%89%E5%AD%97%E8%A1%97%E7%9A%84%E7%A7%98%E5%AF%86][desc=%E5%85%B3%E4%BA%8E%E8%BF%99%E4%B8%AA%E5%9C%B0%E6%96%B9%EF%BC%8C%E4%B8%80%E8%88%AC%E7%9A%84%E6%97%85%E6%B8%B8%E4%BB%8B%E7%BB%8D%E4%B8%8D%E4%BC%9A%E6%8F%90%E8%B5%B7%EF%BC%8C%E8%80%81%E8%A1%97%E5%9D%8A%E4%B9%9F%E4%BC%9A%E5%8F%AB%E5%B0%8F%E5%AD%A9%E5%AD%90%E4%B8%8D%E4%BC%9A%E8%B5%B0%E8%BF%9B%E5%8E%BB%E7%8E%A9%EF%BC%8C%E5%9C%A8%E5%81%9A%E4%B8%89%E7%9B%8F%E7%81%AF%E4%B8%80%E5%B8%A6%E7%9A%84%E8%B5%84%E6%96%99%E6%90%9C%E9%9B%86%E6%97%B6%EF%BC%8C%E6%88%91%E4%BB%8E%E8%80%81%E8%A1%97%E5%9D%8A%E5%8F%A3%E4%B8%AD%E5%BE%97%E7%9F%A5%E8%BF%99%E5%AF%BA%E9%99%A2%E9%B2%9C%E6%9C%89%E4%BA%BA%E6%8F%90%E8%B5%B7%E7%9A%84%E6%83%8A%E4%BA%BA%E7%A7%98%E5%AF%86%E3%80%82%E6%BE%B3%E9%97%A8%E7%9A%84%E7%AB%B9%E6%9E%97%E5%AF%BA%EF%BC%8C%E7%99%BE%E5%A4%9A%E5%B9%B4%E6%9D%A5%E4%B8%80%E7%9B%B4%E4%BD%8E%E8%B0%83%E5%9C%B0%E5%AD%98%E5%9C%A8%E7%9D%80%EF%BC%8C%E4%BB%96%E6%98%AF%E6%88%91%E4%BB%AC%E5%AF%BB%E6%89%BE%E5%8F%A4%E4%BB%A3%E6%BE%B3%E9%97%A8%E6%B2%99%E5%B2%97%E7%9A%84%E9%87%8D%E8%A6%81%E7%BA%BF%E7%B4%A2%E5%92%8C%E8%AF%81%E7%89%A9]}

 

 

关于这个地方,一般的旅游介绍不会提起,老街坊也会叫小孩子不会走进去玩,在做三盏灯一带的资料搜集时,我从老街坊口中得知这寺院鲜有人提起的惊人秘密。澳门的竹林寺,百多年来一直低调地存在着,他是我们寻找古代澳门沙岗的重要线索和证物,但我们最后还是淡淡的不把他列入我们的旅游路线规划之中。

 

 

 竹林寺的起源:

据老澳门所说,这里一带名叫沙岗,意思大概是我们现在说沙滩的意思,自古以来都是乱葬岗,是穷人的墓地,这些一般都不会立碑,有时被大雨冲走沙土,白骨外露,路人走过也会觉得阴深恐怖。大概一百五十年前(1862年)澳葡政府打算开发这一区把白骨清走,打算把无人认领的白骨丢入海中。有一日,这里来了一位道姑,看见此状打算对白骨进行超渡,因此在现在竹林寺的地点设立了祥云仙院,当时的祥云仙院十分之简陋地围起,存放白骨以作超渡,三年之后在澳葡政府的资助之下扩建成稍具规模的道观。至道姑百岁,一直以来都是道姑和几名火工在维持。后来沙岗一带开始兴旺,据闻道观被当地的土豪恶霸搔扰,道姑以百岁之龄亦无力顽抗,只好逆手离去,道观由此变为佛寺,成为今日之竹林寺。

 

 

 义字街的起源:

小时候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义字街称之为义字街? 其街道的排列,又不像”义”字,所以一直不得其要领。直至后来看到一些资料原来”义字”隐含着”义庄”之意,即无主的公共坟场,可想当时这里曾是遍地白骨的沙丘。

 

 

沙岗的位置是从镜湖马路一直至高士德马路,竹林寺前对开一直至到聚龙轩一带都是古时的沙岗,聚龙轩对开的提督马路开始便是海。由聚龙轩右方一直至红街市,由红街市沿着高士德回到竹林寺,这古时都是沙岗的堤岸。近年义字街道路重整,开挖人员可见地下都是沙土参杂地下水,渡船街一带挖出的是淤泥,可见前者是沙滩后者是可行船的河流之别,而青草街可想而知是河流旁别的草丛,百年之间沧海桑田,在此体现。

 

 

每当走过高士德马路可否见过一系列的大榕树从松山脚下来?有没有感觉这些树的排列与现在南环和西环海堤很像? 其实这是澳门古时海岸线的像征。我想今人难以想象当年红街市一带都是海洋的景象。

 

 

延伸閱讀

 

以下引用金豐居士於2009-10-08刊於新報的文章作為延伸閱讀

 

文章來源:新報     發布時間:2009-10-08

  
澳門新橋區連勝馬路,車水馬龍,行人如鯽,商舖櫛比,市販聲沸,在馬路東側,有短牆一列,綠竹出垣,鐵門半開,內裡有精舍三五楹,院小階閒,頗為雅緻。這就是澳中一個古早的叢林,寶號「竹林寺」。 

「竹林寺」原是道觀,原名「祥雲仙院」,創建在清同治年間(公元一八六四年左右)。而「祥雲仙院」的前身,是 

澳門沙崗地區的一個義莊,即是寄厝先人骨殖遺骸之處。清同治二年(公元一八六二年),澳葡總督蘇沙海軍中將著手規劃開闢沙崗地區,即現今的鏡湖馬路以北至高士德馬路的一大片地區。沙崗原是澳城附郭墦地,即是荒郊墳場。土質粗礪貧乏,不宜耕種,只合種植粗生的木薯,累累青塚就佈滿在這塊木薯地上。澳門開埠後三百年,澳城中草根階層的華人死後,大多埋葬在沙崗地,沙崗是澳城的「義崗」,即無主的公共墳場。清同治三年澳葡在沙崗闢路,建屋成衢,被挖掘出來的遺骸骨殖不知凡幾。 

大多數沙崗墳塚都是無主荒墳,因而大多數挖掘出來的骨殖也無人認領。澳葡倒也不敢造次,將所有的遺骸全都堆放在沙崗一處竹林處,任人領走,預備在若干時間後,再將無人認領的骨殖燒掉。當時澳中有一閩潮籍的遊方道士叫蔡紫薇,他發願為沙崗骨殖設義莊,在華人商家的捐贈幫助下,籌得一筆錢,在這竹林旁搭建了寮屋院落,請人將白骨髏骷堆高碼齊,蓋上草薦,就堆放在院內。由蔡紫薇負責看守。 

蔡紫薇道士看守沙崗骨殖逾三年,澳葡下令將剩下的無主骨殖全部運到黑沙劏狗環海灘焚化,把骨灰丟到大海去。蔡道士則獲澳葡贈送原義莊的土地營建。他又再募捐,建造了三五楹磚木道觀,供奉呂純陽真人,是為「祥雲仙院」伊始。 

蔡紫薇道士在「祥雲仙院」孤獨潛修,活到百歲之壽,他並未收徒,只雇了幾位火工道人打點日常生活。由於「祥雲仙院」孤懸市廛,無人照應,其院址土地被市井惡霸侵占,且還時常入觀搗亂,蔡紫薇以百歲之身,實在無力抗阻,就索性將整個土地基業都無嘗轉讓給了「紫竹林慈善會」,時為清宣統三年,即公元一九一一年。 

祥雲仙院變紫竹林 

此後當然無人敢搞「紫竹林慈善會」的物業,因為「紫竹林慈善會」是當時澳中華人最有勢力的八位大賭商大菸商大洋貨商組成,他們是:簫瀛洲、盧廉若、梁裕簡、許尹琴、歐卓群、陳純甫、鄭心齋、劉吉大。加上創會會長堅性和尚,合共九人,每人捐資五百銀圓,由文第士律師經手,成立了這個當時澳中華人最高級的慈善社團。 

堅性和尚住持修葺,築牆圍地,闢苑植竹,卻並沒有拆建原道觀建築,只是將「祥雲仙院」匾額除下,換上「紫竹林」三字,其門聯「金天皆化日,玉洞靄長春」,原是道家意境,堅性和尚照樣保留,至今仍見。 

堅性和尚原是廣州華林寺僧人,後上白雲山創建「白雲山莊」作莊主持,別號若木山人。堅性和尚天穎聰慧,博學多才,不但精通禪理,而且於儒文造詣頗深,更得道家真諦,與道家有緣。他精醫眼科,師承嶺南道家醫士陳真人;他善相風水,曾與李來青術士交往;他擅寫丹青,與清末名畫家羅寶珊相交莫逆。 

堅性和尚住持「竹林寺」後,迅即把寺院辦作澳中文人雅士學佛和論詩文丹青的雅集之所。清末民初的文人畫士來澳,必來「竹林寺」勾留,詩客名人,常留鴻爪,現今的寺藏中仍有許多詩多詩畫真跡精品。 

「竹林寺」還是中國現代畫報的發祥地之一,羅寶珊、馮潤之、潘達微、何劍士、鄭侶泉、梁幻覺、高劍父、高奇峰等,就是在澳門街衢中的這家小小的寺院裡,商討創辦嶺南畫派第一家畫報社──「真相畫報」,而堅性和尚有出力幫助不特止,還有畫作及論文投稿捧場。 

嶺南畫家馮潤之的兒子竟投入「竹林寺」門,拜堅性和尚為師,出家剃渡後法號「戒聞」。在堅性和尚逝世後,由他接任「竹林寺」住持。 

戒聞和尚善寫人物畫,現時他的畫作流落在葡國甚多,因為當時澳葡達官貴人都以拿到戒聞和尚畫作為貴罕。 「竹林寺」與「觀音堂」並稱澳門兩大「丹青詩文叢林」。 

昔日的「竹林寺」較現今面積大逾兩倍,廟堂依舊,小而局促,但是精舍禪房則大得多了。又有名副其實的「竹林禪院」,院牆四周依方位種植紫竹、斑竹、鳳尾竹、楠竹、觀音竹、佛肚竹、黃金間碧竹、方竹共九本,竹下點綴擺放許多黃臘石供人坐臥。 

竹林寺風水屬自保 

「竹林寺」座巽向幹,卦向「風天小畜」,是劫後餘生,苦中自樂,小損以自保之局,並不是風水吉穴寶地位置。蔡紫薇道士時期、堅性和尚時期、戒聞和尚時期都是「因人得廟」,生髮榮寵,但是自從戒聞和尚以後,住持者無甚超凡脫俗,「竹林寺」也就日漸猥瑣,落入紅塵。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