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诡秘,埋藏在隧道中的密室内,丰富珍贵的宝藏甚多,但为火灾焚毁,损失无余。”是前澳葡时代的代权官(即现代的行政长官)菲列达士对大三巴隧道留下来的描述。对于大三巴的藏宝密道传说在澳门坊间一直在流传,但知道这条密道出口的人少之又少。而知道这条密道出口的人而又亲身一探究竟的更是少之又少中的少之又少。因为这条秘密通道的出口需要经过阴暗的窄巷,而尚未接近已闻狗群的怒吼,确实是闲人勿进,生人勿近。

 

 

正是这些传说启蒙了我研究澳门历史的兴趣以及启发了我年少时热衷探索的梦想。拥有这梦想也不是前无古人,就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地质学家澳督的秘书长阿马留,也曾带领着一众团队在大三巴后方主坛下方开挖而不可得。一直至另一次「大型考古」是在1995年的回归前夕。但还有太多的迷尚未解开。

 

 

而我的故事源自家父从1964年与关前街李家围的朋友在「骨度四」那里吃狗肉说起,朋友提起他们李家围内有一个古井,并指出古井之下就是大三巴密道的出口。于是家父便跟着朋友走进李家围内的一个小石室,石室内有一大方井,方井当时早已枯竭,或者一直以来都是枯竭,不会有人在那里打水。目测井深约两层楼的高度,在井底之侧隐约看到一个洞,洞的大小可通人。据李家围的朋友说他们亦曾有人下去探过,内有石级,隧道很深很长,走不到尽头……

 

密道的建成:

大三巴(圣保禄)教堂经历过三次的火灾,所以传教士们为逃避教庭的追杀而建立隧道;这故事在澳门已经家传户晓。但其中欠缺了很多细节,如密道何时建成。照推测这些隧道建于1601年第二次大火后 (1602-1637)之间,有以下原因。

 

 

 1601年的重建规模最宏伟而且结用花岗石建筑:

据明清澳门城市建筑研究,圣保禄教堂的前身为耶稣会的学校从1565年底以竹、木和茅草建成。1573年开始有木教堂、1594年始有稍具初型的石建筑及至1601年的一场大火,耶稣会从罗马工学派出精通数学的Fr. Carlos Spinola 从新以花岗石建筑的设计,因此在第一次大火之前,在澳的耶稣会应该还没有设立隧道的资源和意识。

 

 

 1617年的设计者(Francisco)神父具有军事工程丰富经验:

圣保禄教堂的成长过程有点像三只小猪的故事从茅屋、木屋到石屋,为了逃避当时各种的的攻击、追杀。传说中的大三巴隧道有两条(另一说是多条)其主要是上连山上的大炮台(详情可参考大炮台的传奇故事),以供教士们作防守之用。另一条是通住港口或关部行台、即今日的关前街一带以作逃难远走他方之用。能具备如此战略意识的想法,有可能是始于 Fr. Carlos, 因此他从耶稣会招来了更具军事工程经验Jeronimo 和 Francisco 两位神父把教堂后的城堡改建成具军事实力的大炮台。特别是 Fr. Francisco, 他是一个曾在非洲和印度的军事工程建筑方面具备丰富经验的专家,隧道如由他设计及施工是最合适的人选。

 

 

 1615年后才出现的宽宏阶梯:

传说通往港口的密道是在教堂前宽宏阶梯底下一直沿着阶梯通往关前街的出口。而具明清澳门建筑作者邢荣发的研究,宽宏阶梯在1602年的原始设计中并未出现,因此教堂的座向并非与阶梯一致。据邢博士的研究此宽宏阶梯最早也不会早于1615年,这与1617年大炮台的建筑时间十分之接近。因此挖掘隧道的工程与铺设宽宏阶梯的工事同期进行便可以俺人耳目。

 

明清澳门建筑作者邢荣发的研究明清澳门建筑作者邢荣发的研究

 

不只这隧道的建设,其实整个十七世纪的澳门都是弥漫着军事工程的纷围,情况就好像现在的澳门盖酒店和赌场一样紧迫,1601年开始新进海洋殖民强国荷兰人垂涎澳门这个中西方贸易大门、中国南海的海盗、德川家康对日本天主教徒的追杀,都令澳门不得不迅速完成整个城墙、炮台、隧道等军事防御工程。

 

由于篇幅有限,上面是我收集我整理出来的部份笔记,实探的部分留待下一次再分享。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