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探李家围

 

『男孩的梦想一般有两个,一是做天文学家,一是做航天员。做天文学家,就是在安全的地方研究太空,很平稳,但是从没能真正接触到太空;做航天员,能感受到在太空翱翔的自由,但却要面对随时发生的危险。』这是来自侏罗纪公园的一段经典台词。想要了解大三巴的秘密隧道,我们可以从各种的文献和数据搜集去推测,如续上一回寻找大三巴密道我收集了很多文献和听了很多传说,但一直都不敢进入李家围亲身看看。最近老澳门突然提议不如我们进去走走? 我便鼓起勇气去重踏家父曾经探索的足迹。

 

 

于是我们从关前街开始寻找,我们经过果栏街、烂鬼楼,有街坊说那里(椰子档、卖豆腐对面)也有一条小路直上大三巴,以前那里很黑又四通八达,所以很多小偷抢完东西走进去通常都捉不到,近年政府有凰重整过这一区,把过去的一些巷内棚都拆去,感觉这巷子光猛了许多,不过有时夜深人静也不太敢走。

 

永福圍入口永福圍入口

 

我们再经过永福围,以前那里也是闲人勿闯的区域,但也是近年政府有重铺路面和对部分建筑作加固,加上有电影在此取景而令这闲人勿闯的禁区多人游人行走。

 

永福圍永福圍

永福圍永福圍

 

最后我们终于找到李家围的门牌,这里外围已建了大厦的外墙,但通道依然阴森,李家围内的人都是互相认识,我们两个不速之客冒然闯进不知道会被他们怎样的对待。十步之后,通道由大厦的纸皮石外墙变为青砖建筑,尚未进入己闲数头狂犬的吠叫,似乎叫我们不要接近,我回头看一看老澳门,他也给我使了个眼色认为可以,我们侯继续前进,走到前面光亮之处,我们被所见到的景象吓到。

 

李家圍李家圍

 

传说地狱是由三头犬守护着,而我眼前的应该就是地狱! 我看到三头狗在我面前,两只一黑一黄的大狗在狂吠,而最凶猛的吊睛白额犬,无声地看着我,人家常说:「无声狗咬死人」大概就是这个状态。而另一个角落有一个大油获,不断发出油炸的声音,这景像我好像是在香港虎豹别墅的十八层地狱图中见过。而正当我犹疑之际,老澳门 快步上前跟坐着的那个大叔说:「听闻这里是有路上大三巴,请问可不可能让我们见一下?」那个坐着的大叔说我们来晚了:「这个出口已经封了几十年,我们小时侯已经封左了,不过你们要看,我可以给你们看一下。」接着在油获旁边炸东西那个大叔也走过来把第一个台阶那两只狗拉起,让出路来给我过去。

 

傳說地獄是由三頭犬守護著傳說地獄是由三頭犬守護著

 

但人有.心狗无意,那两只狗还是继续的吠叫,突然令我想起这里以前就是「骨度四」的狗肉档,当年人食狗,今日狗食人,此情此景令我份外心寒。接着拉着狗的那位大叔又说:「小心呀! 最恶上面那只,连我都也拉不住牠!」果然是无声狗咬死人,吊睛白额犬果然是最凶猛。走上第二个台阶,这是一个由青砖和花岗石围成的大天井,比较开阳,那应该是家父说过那个可以摆几桌吃狗肉的大天井,现在眼见也是在放杂物。

 

由青磚和花崗石圍成的大天井由青磚和花崗石圍成的大天井

 

经过吊眼白额犬的右下方有几个青砖砌成的台阶下去隧道的拱门,拱门由三种主要物料组成:

1. 花岗石,这与1602年大三巴牌坊那个时期的用料一致;

2. 青砖,这相信是古时李家围一带建筑物的用料;

3. 红砖,这相信是近代加建时的用料。

 

我尝试通过这三种材料的差异和结构去推测还原这所谓出口的形貌。究竟这是家父所说入口是大方井下有石级的隧道呢? 还是传说在小男孩床下见到老神父灵魂的隧道呢?

 

 

 地道在小男孩床下的传说:

以下是一引用一段网络上流传着的传说:

 

『早期天主教进入澳门时,本地人对这种海外宗教十分抗拒。教士们曾经在关前街建造一座教堂,结果不久便被人烧毁;而且一些人走进教堂内捣乱,甚至把教士杀死,所以他们建造很多秘道作避难之用。相传,其中一条秘道意外地通往大三巴后的住宅,屋内有一家四口居住,婆婆经常听到孙儿在房内自言自语,当她进入房内时只见孙子从床下走出来。她问孙子到底跟谁说话,但回复使她大吃一惊:有位「伯伯」说很多有趣的故事!

 

婆婆最初以为是孙子太闷,于是带了外孙陪他,但两人却一起躲在房内。婆婆只好把事情告诉儿子,一天父亲见到儿子走入房间并爬到床下,于是他立即把床推开,发现了一条秘道。他走进漆黑鬼袐的地道中,只听在前方的儿子不停大叫:「伯伯!伯伯!我带了爸爸来见您!」当他找到儿子时,看到一番令他毛骨悚然的情景:一位神父向他们微笑,然后消失并留下了一副白骨。吓到神不守舍的父亲抱着儿子不停向前跑,结果来到大三巴脚的梯间中出来。

 

经过警方的调查,相信是一位神父在逃难时走到地道里,但因为年纪老迈所以被困,最后孤独地饿死于秘道中……事实上,大三巴教堂能确认的秘道共有两条:一条是通往附近的大炮台,另一条则通往关前后街附近的李家围内。可惜两条秘道早已被封闭,秘道留下来的种种传闻,而且成为历史上永远的悬疑。』

 

 

 

我尝试往隧道的洞内探,只见洞内已经放满杂物和冰柜,内里已经被封起来,不能再进,我们只好回到周围环境去推敲还原这出口的原貌。我们现在见到的「出口」是在户外的,但在400年前的十七世纪,他有没有可能是在户内吗?甚至如传说中小男孩的床下底呢? 再看看洞口的右侧现在存放石油气的地方,有花岗石场和横梁,上面再迭以青砖,那原来有可能是一道石门框。再看看围着大天井青砖的墙上有屋梁留下的洞,可以见得这天井以前曾有一约两层高的中式大屋而石洞的位置也是在大屋之外的负一层。如果传说隧道是在小男孩的床底下,那小男孩可能要睡在大屋外,而且恐怕要很大的床才遮得住这洞,还是真正的出口是另有别处呢?

 

洞內已經放滿雜物和冰櫃洞內已經放滿雜物和冰櫃

 

 隧道在一方井之下的传说:

 

『在1964年李家围的朋友提起他们李家围内有一个古井,并指出古井之下就是大三巴密道的出口。于是家父便跟着朋友走进李家围内的一个小石室,石室内有一大方井,方井当时早已枯竭,或者一直以来都是枯竭,不会有人在那里打水。目测井深约两层楼的高度,在井底之侧隐约看到一个洞,洞的大小可通人。据李家围的朋友说他们亦曾有人下去探过,内有石级,隧道很深很长,走不到尽头……』

 

 

究竟是方井是在被封的隧道之内呢? 还是我们已经在井的底部呢?而在回归前的90年代据闻政府也针对此隧道进行多次的下研究亦一无所获,究竟他们有没有打开这道后来封闭的墙去研究呢?这些问题现我们还找不到答案。

 

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现在的关前街与大三巴之间隔着这么多的新型楼宇,而且街道也被开挖铺设水管、电线和光纤网络,百年之间这么多工程,为何还未挖破这百米隧道的任何一后呢?

 

 

今天已经来到传说中神秘隧道的出口前,而且尚有很多的迷未解开,但也不得不离开。老澳门告诉我﹕「当年隧道被封那是怕隧道内产生沼气。沼气是一种十分危险的气体,能令人迅间昏迷及中毒,主要是由水份加上有机物发酵而成一氧化碳和甲烷,前者令人昏迷,后者令人中毒。而且甲烷就是可燃烧的天然气,达至一定浓度甚至会造成爆炸。古代的探险家会用绳绑着金丝雀带路,如果金丝雀倒下便马上逃离。另外还有投掷火种去看一下是否易燃那更是最易导致爆炸的方法。在工程界对待这种可能已产生沼气的密闭空间和沙井下作业是必须要带防毒面具加上高功率的打气设备保证通道内空气充足,还有要把……」我听他说到这里我想也知道该及早回头,接下去的路等待来日机缘,自有从光之日。

 

 

老澳门见我一脸无耐的沿着青砖墙的巷子走到纸皮石墙的出口,再次回到现实世界,繁华的关钱后街人流如鲗,如在不远处的梳打埠怀旧店,不用冒生命危险也可以有所收获。老澳门还告诉我澳门有一些风水龙穴,可以带我大开眼界,那有机会下次再和大家说。

 

{cmp_start idkey=9672[url=https%3A%2F%2Fwww.yoliving.com%2Findex.php%2Fcn%2F11-hertiage%2F542-lee-cn][title=%E5%8B%87%E6%8E%A2%E6%9D%8E%E5%AE%B6%E5%9B%B4][desc=%E3%80%8E%E7%94%B7%E5%AD%A9%E7%9A%84%E6%A2%A6%E6%83%B3%E4%B8%80%E8%88%AC%E6%9C%89%E4%B8%A4%E4%B8%AA%EF%BC%8C%E4%B8%80%E6%98%AF%E5%81%9A%E5%A4%A9%E6%96%87%E5%AD%A6%E5%AE%B6%EF%BC%8C%E4%B8%80%E6%98%AF%E5%81%9A%E8%88%AA%E5%A4%A9%E5%91%98%E3%80%82%E5%81%9A%E5%A4%A9%E6%96%87%E5%AD%A6%E5%AE%B6%EF%BC%8C%E5%B0%B1%E6%98%AF%E5%9C%A8%E5%AE%89%E5%85%A8%E7%9A%84%E5%9C%B0%E6%96%B9%E7%A0%94%E7%A9%B6%E5%A4%AA%E7%A9%BA%EF%BC%8C%E5%BE%88%E5%B9%B3%E7%A8%B3%EF%BC%8C%E4%BD%86%E6%98%AF%E4%BB%8E%E6%B2%A1%E8%83%BD%E7%9C%9F%E6%AD%A3%E6%8E%A5%E8%A7%A6%E5%88%B0%E5%A4%AA%E7%A9%BA%EF%BC%9B%E5%81%9A%E8%88%AA%E5%A4%A9%E5%91%98%EF%BC%8C%E8%83%BD%E6%84%9F%E5%8F%97%E5%88%B0%E5%9C%A8%E5%A4%AA%E7%A9%BA%E7%BF%B1%E7%BF%94%E7%9A%84%E8%87%AA%E7%94%B1%EF%BC%8C%E4%BD%86%E5%8D%B4%E8%A6%81%E9%9D%A2%E5%AF%B9%E9%9A%8F%E6%97%B6%E5%8F%91%E7%94%9F%E7%9A%84%E5%8D%B1%E9%99%A9%E3%80%82%E3%80%8F]}

勇探李家围

 

『男孩的梦想一般有两个,一是做天文学家,一是做航天员。做天文学家,就是在安全的地方研究太空,很平稳,但是从没能真正接触到太空;做航天员,能感受到在太空翱翔的自由,但却要面对随时发生的危险。』这是来自侏罗纪公园的一段经典台词。想要了解大三巴的秘密隧道,我们可以从各种的文献和数据搜集去推测,如续上一回寻找大三巴密道我收集了很多文献和听了很多传说,但一直都不敢进入李家围亲身看看。最近老澳门突然提议不如我们进去走走? 我便鼓起勇气去重踏家父曾经探索的足迹。

 

 

于是我们从关前街开始寻找,我们经过果栏街、烂鬼楼,有街坊说那里(椰子档、卖豆腐对面)也有一条小路直上大三巴,以前那里很黑又四通八达,所以很多小偷抢完东西走进去通常都捉不到,近年政府有凰重整过这一区,把过去的一些巷内棚都拆去,感觉这巷子光猛了许多,不过有时夜深人静也不太敢走。

 

永福圍入口永福圍入口

 

我们再经过永福围,以前那里也是闲人勿闯的区域,但也是近年政府有重铺路面和对部分建筑作加固,加上有电影在此取景而令这闲人勿闯的禁区多人游人行走。

 

永福圍永福圍

永福圍永福圍

 

最后我们终于找到李家围的门牌,这里外围已建了大厦的外墙,但通道依然阴森,李家围内的人都是互相认识,我们两个不速之客冒然闯进不知道会被他们怎样的对待。十步之后,通道由大厦的纸皮石外墙变为青砖建筑,尚未进入己闲数头狂犬的吠叫,似乎叫我们不要接近,我回头看一看老澳门,他也给我使了个眼色认为可以,我们侯继续前进,走到前面光亮之处,我们被所见到的景象吓到。

 

李家圍李家圍

 

传说地狱是由三头犬守护着,而我眼前的应该就是地狱! 我看到三头狗在我面前,两只一黑一黄的大狗在狂吠,而最凶猛的吊睛白额犬,无声地看着我,人家常说:「无声狗咬死人」大概就是这个状态。而另一个角落有一个大油获,不断发出油炸的声音,这景像我好像是在香港虎豹别墅的十八层地狱图中见过。而正当我犹疑之际,老澳门 快步上前跟坐着的那个大叔说:「听闻这里是有路上大三巴,请问可不可能让我们见一下?」那个坐着的大叔说我们来晚了:「这个出口已经封了几十年,我们小时侯已经封左了,不过你们要看,我可以给你们看一下。」接着在油获旁边炸东西那个大叔也走过来把第一个台阶那两只狗拉起,让出路来给我过去。

 

傳說地獄是由三頭犬守護著傳說地獄是由三頭犬守護著

 

但人有.心狗无意,那两只狗还是继续的吠叫,突然令我想起这里以前就是「骨度四」的狗肉档,当年人食狗,今日狗食人,此情此景令我份外心寒。接着拉着狗的那位大叔又说:「小心呀! 最恶上面那只,连我都也拉不住牠!」果然是无声狗咬死人,吊睛白额犬果然是最凶猛。走上第二个台阶,这是一个由青砖和花岗石围成的大天井,比较开阳,那应该是家父说过那个可以摆几桌吃狗肉的大天井,现在眼见也是在放杂物。

 

由青磚和花崗石圍成的大天井由青磚和花崗石圍成的大天井

 

经过吊眼白额犬的右下方有几个青砖砌成的台阶下去隧道的拱门,拱门由三种主要物料组成:

1. 花岗石,这与1602年大三巴牌坊那个时期的用料一致;

2. 青砖,这相信是古时李家围一带建筑物的用料;

3. 红砖,这相信是近代加建时的用料。

 

我尝试通过这三种材料的差异和结构去推测还原这所谓出口的形貌。究竟这是家父所说入口是大方井下有石级的隧道呢? 还是传说在小男孩床下见到老神父灵魂的隧道呢?

 

 

 地道在小男孩床下的传说:

以下是一引用一段网络上流传着的传说:

 

『早期天主教进入澳门时,本地人对这种海外宗教十分抗拒。教士们曾经在关前街建造一座教堂,结果不久便被人烧毁;而且一些人走进教堂内捣乱,甚至把教士杀死,所以他们建造很多秘道作避难之用。相传,其中一条秘道意外地通往大三巴后的住宅,屋内有一家四口居住,婆婆经常听到孙儿在房内自言自语,当她进入房内时只见孙子从床下走出来。她问孙子到底跟谁说话,但回复使她大吃一惊:有位「伯伯」说很多有趣的故事!

 

婆婆最初以为是孙子太闷,于是带了外孙陪他,但两人却一起躲在房内。婆婆只好把事情告诉儿子,一天父亲见到儿子走入房间并爬到床下,于是他立即把床推开,发现了一条秘道。他走进漆黑鬼袐的地道中,只听在前方的儿子不停大叫:「伯伯!伯伯!我带了爸爸来见您!」当他找到儿子时,看到一番令他毛骨悚然的情景:一位神父向他们微笑,然后消失并留下了一副白骨。吓到神不守舍的父亲抱着儿子不停向前跑,结果来到大三巴脚的梯间中出来。

 

经过警方的调查,相信是一位神父在逃难时走到地道里,但因为年纪老迈所以被困,最后孤独地饿死于秘道中……事实上,大三巴教堂能确认的秘道共有两条:一条是通往附近的大炮台,另一条则通往关前后街附近的李家围内。可惜两条秘道早已被封闭,秘道留下来的种种传闻,而且成为历史上永远的悬疑。』

 

 

 

我尝试往隧道的洞内探,只见洞内已经放满杂物和冰柜,内里已经被封起来,不能再进,我们只好回到周围环境去推敲还原这出口的原貌。我们现在见到的「出口」是在户外的,但在400年前的十七世纪,他有没有可能是在户内吗?甚至如传说中小男孩的床下底呢? 再看看洞口的右侧现在存放石油气的地方,有花岗石场和横梁,上面再迭以青砖,那原来有可能是一道石门框。再看看围着大天井青砖的墙上有屋梁留下的洞,可以见得这天井以前曾有一约两层高的中式大屋而石洞的位置也是在大屋之外的负一层。如果传说隧道是在小男孩的床底下,那小男孩可能要睡在大屋外,而且恐怕要很大的床才遮得住这洞,还是真正的出口是另有别处呢?

 

洞內已經放滿雜物和冰櫃洞內已經放滿雜物和冰櫃

 

 隧道在一方井之下的传说:

 

『在1964年李家围的朋友提起他们李家围内有一个古井,并指出古井之下就是大三巴密道的出口。于是家父便跟着朋友走进李家围内的一个小石室,石室内有一大方井,方井当时早已枯竭,或者一直以来都是枯竭,不会有人在那里打水。目测井深约两层楼的高度,在井底之侧隐约看到一个洞,洞的大小可通人。据李家围的朋友说他们亦曾有人下去探过,内有石级,隧道很深很长,走不到尽头……』

 

 

究竟是方井是在被封的隧道之内呢? 还是我们已经在井的底部呢?而在回归前的90年代据闻政府也针对此隧道进行多次的下研究亦一无所获,究竟他们有没有打开这道后来封闭的墙去研究呢?这些问题现我们还找不到答案。

 

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现在的关前街与大三巴之间隔着这么多的新型楼宇,而且街道也被开挖铺设水管、电线和光纤网络,百年之间这么多工程,为何还未挖破这百米隧道的任何一后呢?

 

 

今天已经来到传说中神秘隧道的出口前,而且尚有很多的迷未解开,但也不得不离开。老澳门告诉我﹕「当年隧道被封那是怕隧道内产生沼气。沼气是一种十分危险的气体,能令人迅间昏迷及中毒,主要是由水份加上有机物发酵而成一氧化碳和甲烷,前者令人昏迷,后者令人中毒。而且甲烷就是可燃烧的天然气,达至一定浓度甚至会造成爆炸。古代的探险家会用绳绑着金丝雀带路,如果金丝雀倒下便马上逃离。另外还有投掷火种去看一下是否易燃那更是最易导致爆炸的方法。在工程界对待这种可能已产生沼气的密闭空间和沙井下作业是必须要带防毒面具加上高功率的打气设备保证通道内空气充足,还有要把……」我听他说到这里我想也知道该及早回头,接下去的路等待来日机缘,自有从光之日。

 

 

老澳门见我一脸无耐的沿着青砖墙的巷子走到纸皮石墙的出口,再次回到现实世界,繁华的关钱后街人流如鲗,如在不远处的梳打埠怀旧店,不用冒生命危险也可以有所收获。老澳门还告诉我澳门有一些风水龙穴,可以带我大开眼界,那有机会下次再和大家说。

 

后记:未完的旅程

 

 

自从本文发表之后发挥了抛砖引玉之效,获得了很多前辈提供很多宝贵的数据,相信探索的旅程还未完。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