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快速发展,高楼大厦仿佛说好似的,不断地向天空逼近。在这场赛跑中,被狠狠甩在身后的并非弱者,而是被遗忘的记忆——八角亭图书馆,这一独家记忆将何去何从呢?

 

 

巧如“当第一道阳光威胁着要陷人于危难时,我们就会狂恋这个冬季严寒的地方,问题是,春天总是毫无迟疑地来报到。”——当人们对浮华光鲜的事物产生疲惫,便会旧情复燃般,找回停留在时光里最温柔的部分。如今关于八角亭图书馆的报道,大多与它是否会被保留有关,诚如眼前这座被高大的现代建筑包围着的两层小楼,好似不合群的学生,要么被定义为格格不入,亦或只有被众人遗忘的下场。

 

 

谈到从容,1927年建成的八角亭图书馆,确实和它所在的城市那般淡雅如莲。中式古典的八角形亭状以及门窗皆以绛色抹之,而类似西式圆柱则成就了它憨态可掬的外形。在充斥着嘈杂与忙碌的南湾大马路,这座图书馆常常被忽略。好在它的无争无求,好在乐于读书的人也不少。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通俗读物供上班族消遣;人文经典类的书籍并非仓促的书,适合在安静中渐渐体会;保存完好的50-70年代的旧报刊泛黄的模样,奈何时光太匆匆。各类建筑都在竞相争着做澳门的地标,八角亭图书馆却对各种标签敬而远之,实则,给众人带来读书的快乐,才是这迷你图书馆存在的意义。

 

 

月亮完全脱离高楼的掩盖,关了灯,城市的脉搏渐渐地舒缓下来。在这个容易回首过去的时刻,八角亭图书馆联手霓虹灯,在澳门的街头,给我们上演了一幕复古韵味的独家记忆。八角亭图书馆这一独家记忆在城市的梦乡中播放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