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年度盛事澳门格兰披治大赛车现正在澳门风烟四起,代表着澳门居民再次忍受着交通不便之苦,全城在赛车气氛之中,我和老澳门在路边摊吃着羊腩煲,一边老饼话当年,听他忆述大概在1973、74年澳门的士界曾经发生过一起最大规模的士追逐战,据忆述当时动上大量警力加上全澳夜更的士追捕一辆被盗的日产蓝鸟的士,相比今日交通拥挤的路况,这种场面难以再次出现。

 

1970年代日产蓝鸟

 

据老澳门忆述大概在1973、74年间的一个晚上,约凌晨三时,一名晚更的士司机Nixon (化名) 送他的同业好友「功夫 (化名)」回家后,在旧港澳码头竟然看到功夫的车辆在接客,那时Nixon马上意识到应该是功夫的的士被盗,Nixon 正想了解情况那功夫的日产蓝鸟已经失去踪影。于是Nixon马上开往最近的的士站头通知同业一同追捕,需知道在1970年代初澳门的士尚未有无线电对讲机,大家都通过的士站头与行家联络,在那个电影还是黑白的年代,的士与的士之间可谓一呼百应,大家都以两人一车(主驾和一副驾) 的队形马上加入搜索这辆被盗的日产蓝鸟M23XX。

 

工人康乐馆

 

除了澳门的士,澳门治安警察亦闻风而至,在1970年代的凌晨3~4时的澳门街道可谓畅通无阻,除了工作车辆外很少会有有其他车辆,有如一条城市中的赛道,当Nixon驶至澳门工人康乐馆位置时,见到被盗的日产蓝鸟再次出现,于是响起副咹通知附近的警察一起展开追捕。

 

火船头街

 

开着Sunny仔的Nixon与一警察铁马从工人康乐馆沿着火船头街、河边新街、李加禄街转上鹅眉街。

 

河边新街转李加禄街

 

就在鹅眉街的上钭坡位置开着Sunny仔的Nixon发力追过警察铁马接近被盗的蓝鸟转入慈幼中学的风顺堂街。

 

鹅眉街

慈幼中学

风顺堂街

 

再沿着当时的澳督府转落当时的法院直奔「铜马」圆形地,当时被盗的蓝鸟开得十分之高速,而Nixon的Sunny仔穷追不舍直出葡京酒店跑道沿着总统酒店往前文华东方酒店(今 Grand Lapa 酒店)驶去。

 

前澳督府(政府总部)

旧法院

铜马圆型地,今亚马喇前地 (照片转自网络)

前文华东方酒店湾角(又名皇家码头、可乐湾)

 

两车追至前文华东方酒店湾角当时皇家码头一带又名可乐湾,据说当年有很多年轻人在这海边喝可乐而得名。就在这个湾角Nixon的Sunny仔突然发力追上,把被盗的蓝鸟截停,车上的两个人影亦下车,原来偷车贼也是两人一组,而Nixon和他的副驾口水成(化名)当时亦经验不足,下车打算把偷车贼隶捕,偷车贼见他们下车便马上返回蓝鸟逃去,于是Nixon和口水成亦赶回车上紧追,警车趁这时候亦追上。

 

前文华东方酒店/现在金丽华酒店

 

被盗的蓝鸟沿着友谊大马路往水塘角方向逃去,就在水塘角 (工人游泳棚、断基、长命桥) 90度转湾处因收掣不及,蓝鸟冲破海边围栏准备掉入大海,不过巧合的是那时刚好潮退,蓝鸟没有被海水淹没,而是掉到软泥上,偷车贼2人逃去无踪。故事还未完,经过一翻追逐,已经惊动了澳门大量警力,水警开着快艇在一带海面搜索 看贼人是否遇溺,但一整夜并无发现。及至天亮,大概早上6~7时,有人在旧马头埗头水渠口发现他们坜藏在水渠之中,打算待天亮后才走出来,结果被发现,原来他们在堕海后沿岸游至水渠口,最后被捕。

 

这两名偷车贼真的不是盏省油的灯,不愧动员全城夜更的士及大量警力进行海陆搜捕,他们被捕后在拘留所还抢警枪逃脱,最后再次被警方拘捕,成为当时的大新闻。这种场面有如电影情节骇人听闻,今天不知仍有多少老饼记得这事件或曾参与搜捕行动呢?

 

此示意图按照文中描述凭记忆的地理位置制作,路线可能因今日交通改道而略有不同,知情人士请留言指正。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