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蛋挞,温柔一座城,想必是安德鲁饼店诞生的初衷。白居易言:逢春不游乐,但恐是痴人——我甘愿做这痴人,放弃威尼斯人的蓝天白云,于波澜不惊的路环寻找蛋挞诞生的小屋——安德鲁饼店

 

 

在未见着安德鲁饼店之前,总不放心的在网上查询店铺的照片,生怕一疏忽就错过它。这本是一间不起眼的小屋,如同生活在这里的人一样,有着自由和散漫情结,愿以更为低调的模样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但也偏偏是这样的小屋,慕名而来的人不计其数。

 

 

美食远非看起来美味那么简单,美食是深入骨髓的态度——使得蛋挞在短短二十年的历程中,就缔造出一段传奇历史并非肯德基葡式蛋挞,而是抢掉了些许风头的安德鲁蛋挞。澳门随处可见的蛋挞是安德鲁本人的发明,不同于街头巷尾常见的蛋挞,安德鲁蛋挞的口感绝不是一团面粉、一颗蛋和一碗水混合便可比拟的。早就耳闻,尝到路环的安德鲁蛋挞需要耐心,两个小时只为一尝那口正宗的安德鲁蛋挞,“有时候,光阴就是被用来虚度的”似乎更是深谙此道。

 

安德鲁饼店附近的相思树依旧保持迎客的姿势安德鲁饼店附近的相思树依旧保持迎客的姿势

 

花非花,情不情,情之为悲——如这一句传世名言,安德鲁和玛嘉烈夫妻二人曾经相守的誓言散成风中飞絮,然而每个人的归宿都一样,但故事的版本多种多样:两人天涯各安后,玛嘉烈选择将安德鲁蛋挞的秘方卖给快餐巨头肯德基;安德烈则留在路环的小屋,烘焙一口温柔,洒落在有你的路口。

 

付近的安德鲁餐厅付近的安德鲁餐厅

 

“含笑枝头叶,不知影缺残”,安德鲁饼店附近的相思树依旧保持迎客的姿势,小屋里已不见那位喜欢穿着海魂衫的安德鲁忙碌的背影。安德鲁的突然离世令人惋惜,想必上帝也对安德鲁蛋挞垂涎三尺,愿在天堂的安德鲁依旧光彩依旧,兴致盎然。

 

安德鲁饼店里,微风袅袅吹进屋内,蛋挞的香甜随风摇曳,被这一袭温柔灌醉的又何止我一人呢。

 

公交可乘 15, 21A, 25, 26, 26A, 50, N3公交可乘 15, 21A, 25, 26, 26A, 50, N3

 

From Addres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