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数得出这些澳门传统小食吗?

 

近日金光大道有酒店逢周六推出澳葡下午自助餐,这个自助餐特别之处不是主打华丽食材,而是澳门人的回忆。

 

琳琅满目各式糕点,充满了童年回忆,我发觉这些「老朋友」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不知不觉地消失;有红街市的麦芽糖夹饼和花生糖、桃花岗的杏仁饼、义字街的金咤(石凿/石作)、士多仔的虾片、茶楼的椰汁糕、萝卜糕、炸角仔。

 

其中有很多名字亦如老朋友重逢般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如龙嵩街的虫仔饼、猪油糕、杏仁松子蛋糕。还有久仰大名的新相识如有「澳门豆捞」之称的椰子黄豆糕,每次被国内的朋友问到我口哑哑有没有吃过「澳门豆捞」,在国内是一个连锁火锅店品牌,在澳门原来就是这个椰汁糕捞白豆粉原自印度的澳葡甜点。

 

以上的各种童年的小吃都可以在这个澳葡自助下午茶中再相遇,美中不足的是如果加上三盏灯的茶果汤、鸡丝翅;药山的千层糕、佑汉的马仔(萨骑马)、新花园的泰式糯米鸡那不是更美好?

 

开估看答案:

这里的马介休球号称诚意推荐,他们诚意的地方是马介休的比例很高,很舍得落料,一般的美食节目主持人就会说「哗,好满足啊!一口咬下去满口都是马介休!」不过依我的观点每一种美食都讲求平衡和中庸,如果满口都是马介休同时都会是满口马介休的纤维而变韧、太少又只是炸薯球,所以一颗完美的马介休球是既保留马介休那诱惑的香味亦有炸薯的松脆甘香,而且最传统的一个重点是葡国妈妈通常很干净的不是用手搓,而是会用两个汤匙挑起馅料互相挤压成橄榄状才算传统。

 

这看似小时候吃的「叶仔」下面却标示着「澳门石作」,在一番求证之后发现中山的粉果金咤在澳门亦名石凿或有人写成石作,但粉果金咤是桃形或者有点像白老鼠,现在用叶片包着也是一种创新了。

 

原来你就是「澳门豆捞」幸会、幸会。

 

炸蛋球一粒一口,值得推荐,小时侯的蛋球比爸爸的拳头还大,小朋友吃到满咀满面都是糖霜很不人体工学以人为本,所以这个一粒一口刚刚好。

 

虫仔饼,葡萄牙人的传统名贵小吃,可惜经不起时间的考验,那种很淡雅的口感在那个宁静而物质贫乏的年代才能品尝出来的甘香。现代这个重口味的年代却有点曲高和寡,用粤语说就是「淡茂茂」。

 

椰汁糕

 

咖哩肉碎包

 

杏仁松子蛋糕

 

葡式鸡蛋布丁

 

焦糖鸡蛋布丁

 

木糠布丁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