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巴洛克风格,从罗马发端后,向往自由般的冲破了种种清规戒律,亦划破了时空,豁然降临于澳门——圣保禄教堂和现存的圣若瑟圣堂在其建筑上充分证明了这一不朽技术。

 

 

古罗马人将华丽赋予建筑,曲线山花缠绕叠柱,加以夸张的雕饰,创造了闻名世界的巴洛克式建筑风格。正是由于巴洛克式的独特建筑美学,才使得澳门标志的大三巴牌坊和圣若瑟圣堂长达3个世纪魅力不减。如今的大三巴不完美,但同样认真的诠释耶稣会的“愈显主荣”,那么被称为澳门内部装修最豪华的圣若瑟圣堂又怎会懈怠呢?

 

 

“别人口中所有关于你的美丽,都不及我第一次看见你”。设有三个正面入口的教堂大气尽显,耶稣像及圣母像的祭坛设在两侧入口,与正中入口都可通向主堂。然而“所谓奢华,并不是流于表象”,十字型的主堂,在光线的衬托下优雅而外;不经意地抬头,视线被穹顶的回旋装饰所吸引,听说这些圆形标记带有不同含义,比起夜晚的灯束别有用心的舞蹈,这些圆形标记却在圣若瑟圣堂里长生不老;主祭坛左右对称的两组旋柱尤为惹眼,凸于墙身的祭坛加以复杂的浮雕作为背景,祭坛之上供放着的圣若瑟像更有从天降临的感觉;夺目的金色,配以纯白色,于阳光的照耀之下,带有耶稣会标志的穹顶如同太阳,宛如映在信徒心尖。祈祷者的背影,安静得像首诗,然无论时光如何荏苒,这里依然是他们的春天。

 

 

如果将文艺复兴归为“古典主义”,那么“巴洛克”就可以归为“浪漫主义”。好的建筑会在时间的凝聚中得到永恒,这座中国罕见的巴洛克风格建筑,想必只在澳门,再难寻觅——这一场以浪漫为裳的梦亦不会褪去。

 

 

 编辑的话:

这又是一个值得介绍的地方,这是一个澳门传奇的发扬地,当年笔者在艰苦的准备TOEFL和SAT时也曾向天问过,为什么不是洋人来考中文而要老子学英文。后来得知原来澳门在400年前原来也是欧洲人进入中国前学中文的唯一主考场,亦即是当时所有要进入中国的耶稣会传教士都要来这里学习中文,而这学习的学院除大三巴之後就是这个圣若瑟修院。这学院的规模紧次于大三巴,因此这里有三巴仔之称(而不是小三巴)。

笔者也曾经搅不懂这个圣若瑟圣堂(三巴仔)和修院的真正入口,由于一个是在印务局(前官印局)旁,一个是在岗顶何东图书馆旁,感觉一个在山下,一个在山上,而且差了十万八千里这么远,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圣若瑟修院呢? 直至作者提出要介绍这个地方,我们才惊人地发现他们原来是相通的,一个是近教堂的入口,而另一个则是近修院的入口,这两个入口的距离也经过很多店面和大型建筑物,如圣老楞佐教堂、印务局、岗顶剧院、圣奥斯定堂,还有二三十家小店、茶餐厅、面包店等。可想而知这里面百多年来在闹市之中隐藏着一个给教士们清修的巨型城堡,详情下回分解,请留意下集,神秘的圣若瑟修院。

 

From Address:

 

comments